關於部落格
◆◆緩慢鋤草中◆◆
目前坑:
P5/主喜多、東京喰種/月金

最近累積的GAME (ツ)ノシ
勇者鬥惡龍/槍彈V3/伊蘇0
P5三周目/血源詛咒/闇魂祭獻/
NieR二周目待機/FF15/
排隊ㄛ:TOZ

P5主喜多(可逆)
喰種月金(可逆)
英雄學院轟出
P4G主花
光速21蛭瀨一生愛
  • 893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【光速21】蛭瀨/縛-10 (完)






啊哈哈哈…啊哈哈哈哈……
轉的轉的頭好暈啊…沒錯,我正坐在旋轉咖啡杯上。
這應該不是夢,只是看到……蛭魔學長坐在我旁邊跟著轉啊轉的,有一種奇妙的違和感………











「既然會暈,坐那種東西幹嘛。」蛭魔無奈的看著坐在椅子上休息的瀨那,瀨那一臉慘白。
「我……我只是…」我只是開玩笑說要去坐旋轉咖啡杯…因為以為蛭魔學長會一口回絕,但沒想到居然爽快的說“好啊!”…「我只是嘗試坐坐看……」沒錯,只是嘗試看看而已…

「明知道自己會暈還坐這個啊你…」蛭魔遞過礦泉水,「真是個笨蛋。」
「………」瀨那接過寶特瓶,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「那接下來──去那邊吧。」蛭魔面對著瀨那,舉起手,指了指身在後方的雲霄飛車。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這惡魔……「旋轉木馬不好嗎……」瀨那看著雲霄飛車瞪大了眼,嘴裡吐出自己其實也不太想坐的旋轉木馬。


「要坐那個你自己去,」蛭魔亮出相機,「然後我再把你那蠢樣拍下來,嘿嘿…」
「………我們去坐雲霄飛車吧。」天哪──






下午4點20分,瀨那兩眼無神、臉色發青坐在椅子上休息。
蛭魔學長……怎麼盡挑一些刺激的遊戲啊…

「你還好吧。」蛭魔意猶未盡的左顧右盼,口頭上慰問,但根本就還在搜索下一個刺激的遊樂設施。
「蛭魔學長…我說…時間也不早了……」忽然間覺得趕快逃走比較好,不想管他了。在家幻想的粉紅色泡泡瞬間變成要命的炸彈。

「啊啊───接下來去那邊吧。」蛭魔拉起還是非常不舒服的瀨那的手。
「咦?」饒了我吧!「要、要去哪………」

「那個。」蛭魔指向天空。
照映在瀨那眼裏的是──閃閃發光的摩天輪。
「要坐…摩天輪嗎?」瀨那雖然有懼高,但心想是摩天輪好像就沒那麼怕了。不,應該是說也許摩天輪不會產生像懼高那種可怕的心理。

就這樣,幾乎快成人乾的身體就這樣被蛭魔拖去搭摩天輪。






也許有很多人都抱持這這種心態:就算我有懼高症,但摩天輪一定不會讓我有懼高!

事實證明錯了。




摩天輪才轉快到45度的位置,瀨那已經開始不敢看遠方了,只敢看自己的腳和摩天輪的地板,順便冒冷汗。
他們身處的摩天輪和一般摩天輪一樣,座椅腰部以上都是透明玻璃,其餘都是不透明材質。
夕陽的紅色照映在瀨那臉上,感覺氣色好多了。

「喂…你還好吧。」蛭魔歪頭皺眉,「這東西已經很溫和咧。」
「…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瀨那死命盯著緊握著的手,緩緩吐出幾個字,「…會……懼高…」
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蛭魔陷入無限沉默,
此刻瀨那覺得糟透了。第一次和蛭魔兩個人單獨出遊,沒想到會變成如此的窘況…此時的她非常痛恨自己的懼高症。

但仔細回想…一年前,蛭魔帶領所有想入社的新生們到東京鐵塔進行入社測驗,那次雖然中途有被高度嚇到,但因為那時的門太和自己抱著互相競爭、切磋的心態,所以轉移的注意力,讓他沒有去想到高度的問題。

去年的關東大賽,和王城比賽前也有坐上直升機過,但因為當時蛭魔要他們努力記下操場上的色塊、努力講解給隊上的笨蛋聽,瀨那自己也很專注,於是也沒注意到懼高這件事情。

既然如此!那麼只要專注的和蛭魔學長說話就可以了!


「那你就先這樣聽我說。」瀨那才剛產生和蛭魔找話題聊天的必死決心,蛭魔就先開口了,「其實今天白天,在你打那天電話來時我也剛出門沒多久,因為昨天完全睡不著。」
不太理解蛭魔學長的意思,意思是說其實他也遲到囉?

「昨天煩惱著今天出門要去哪裡,該說什麼話,該怎麼對你。最後找到剛才我們去吃甜點的那家店,我明明…可以不用配合你的。」蛭魔口氣依舊平靜。
果然還是不太懂…蛭魔學長想說的話……

「看到你吃蛋糕感動的樣子我也覺得很開心,雖然周遭的視線讓我很不自在,但看到你的笑容很開心。看到你笑,我也覺得很滿足。」
瀨那的眼睛還是直視著緊握著的手,還來不及思考,腦袋一片空白,臉頰不自覺得紅了起來。


明明不想去留意,但還是不時去注意對方,連對方的小動作都看一清二楚。
明明沒有特別去在意,不知不覺,對方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記在腦海裡。
不知不覺,想去了解你的一切,想讓你開心,想替你做點什麼,希望你想起自己。

這是什麼樣詭異的心理…明明剛開始不會這麼想的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無法阻止這些想法從心裡冒出。
這時候的你在做什麼,在想什麼;想獨佔某個人,某個人的笑容,和一些別人看不到的表情。
曾幾何時,自己變成一個這麼貪心的人了…那表示自己───…


「───我喜歡你。」蛭魔壓低著嗓,淡淡的說。
「……!」聽到蛭魔的告白,瀨那的心馬上糾結成了一團,心臟跳個不停。

「我要說的話就這樣。」
「啊?」瀨那猛一抬頭,雖說前面的話跟告白很令他感動,但這樣就結束也太沒情調了吧!「但為什麼突然…」說到這裡,瀨那的臉已經紅透了,他別過臉低頭看著角落,怎麼辦,好高興,但卻高興得動彈不得,一切來的很不真實。


「────因為我…開始會想念你,一想到你就沒辦法思考其他事情,心裡亂糟糟的。」蛭魔的視線對上瀨那的眼睛,「希望你隨時都在我身邊…」蛭魔瞇起眼,動了動僵硬的手指,眼神傳達出一絲的炙熱,「想把你關起來…屬於我就好了。」

忘了懼高的恐懼,忘了之前蛭魔的冷眼對待,瀨那一下子起身撲上蛭魔,緊緊擁住蛭魔,雙臂環繞在蛭魔的肩頸上。好高興、好高興,高興到快要哭出來了,臉和耳朵都好熱。

「這應該…不是夢吧…?」瀨那語尾顫抖著,如果是夢乾脆就不要醒…
「可以的話…我想在你身上做記號…」蛭魔也擁抱著蛭魔埋首在瀨那的頸邊,享受著他好聞的味道。


「啊?」瀨那不懂,「什、什麼記號…啊!」瀨那還不是很理解的時候,頸邊忽然傳來蛭魔的氣息,鼻子掠過薄薄的皮膚,蛭魔的唇貼在他的肌膚上,嚇了他一跳,他推了推蛭魔,將自己和蛭魔的距離稍微拉開了些。
「不行嗎?」蛭魔測目看著瀨那,彼此對上了視線。

「…也不是……不行…」知道蛭魔的意圖後,瀨那又害羞起來了,不是討厭,他只是怕癢。
蛭魔稍微笑了出聲,從容的又貼近瀨那的頸子,他像是要替打針前塗上一層酒精一樣,舌尖遊走在瀨那的肌膚上,然後像是對待易碎品一樣,嘴輕輕的覆上瀨那的皮膚,搭配著舌尖,細膩的、吮舔著。


「嗯…唔!…」像是觸電般,瀨那縮了縮脖子,忍耐著那舒服的感覺。
這一吻對瀨那來說像是過了好幾百年那麼久,和之前的不同,能夠感受到蛭魔呵護的感覺,他緊緊抓著蛭魔背,時不時拉扯著蛭魔的衣服,甜膩的喘息著。

好不容易蛭魔的嘴離開了自己的肌膚,以為會就這樣結束,忽然一個重心不穩,瀨那被推回原來自己坐著的地方,和剛剛的立場完全相反,輕輕的、像羽毛般,蛭魔的唇瓣貼上瀨那的嘴,癢癢的,但當兩人嘴唇分離之際,瀨那又主動貼上蛭魔的嘴,這樣一來一往,兩人的嘴漸漸產生空隙、彼此露出舌尖,像是要吃掉對方一樣,開合著嘴,陷入深吻。


「嗯……嗯…唔嗯!」正陶醉在親吻的歡愉中,瀨那忽然發覺不對勁,蛭魔的手…悄悄的滑進他的衣服底下,冰涼的手使他身體為之顫抖,「哈啊…!蛭麼學長,你…!」
蛭魔沒回應,只是將手繼續攀上瀨那的胸部,輕咬著瀨那的鎖骨。

「蛭魔、學長!」瀨那用手稍微拉開了自己與蛭魔之間的距離,「別開玩笑…我們在摩天輪裡…」摩天輪可不是說停就停的地方啊!雖然這不是重點。
「別忘了你還欠我五分鐘。」蛭魔又黏了上去,「五分鐘我就結束。」


「什、等等!」結束?!意思是說要做全套嗎?在摩天輪裡?!
「需要計時嗎?」蛭魔一邊說,一邊將瀨那抱到摩天輪的地上,硬是將背過身體,粗魯的退去瀨那的紅子衫,輕輕的掀起黑色背心,帶著熱度的舌尖落在瀨那的背脊上。

「…嗯…啊!……唔…」像一陣電流般,瀨那弓起身、仰起頭,一個聲音從嘴巴喊出,下一秒才覺得羞愧的要死。
「…有感覺嗎?」接著,蛭魔的雙手停在瀨那胸部上的突起,時重時輕的搓揉著,他再度埋首在瀨那的肩窩,舔著瀨那的耳背。


「住…手…!啊!…」身體被蛭魔支配住,蛭魔壓在自己背上也無法逃到哪裡去,儘管別過臉也無法逃過蛭魔的嘴,胸口和耳朵都被蛭魔玩弄著,因太過刺激,雙腿開始發軟,剩下雙臂無力的支撐的摩天輪的坐椅,身體也漸漸的開始發燙。

「還有4分鐘…」蛭魔的呼吸開始不規律,雖然時間有限,但他還是從容不迫的將瀨那的狀態調整到最佳,不能因為時間限制就放棄該想有的樂趣。為了彼此雙方好,他用最快的時間讓瀨那有感覺,時間過得好快,一分鐘又快過了…

對瀨那來說,這時間過得好慢好慢,理智跟反應相互違背,腦袋也漸漸陷入空白,摩天輪裡迴盪著彼此的喘息聲,讓他恨不得乾脆直接從摩天輪上往下跳算了!


「蛭魔…蛭魔學長…」瀨那壓抑著差點從嘴裡洩出的聲音,「能不能…去你家…」
「…會回我家去,下了摩天輪後。」蛭魔一邊回應瀨那的問題,一邊撥弄著他的頭髮,和發燙的身體。

「不…我是說…回你家再…做…」好難為情…感覺像是自己在邀請對方一樣…
「你是說換地點?」蛭魔口氣有點冷淡,「不喜歡摩天輪嗎?」說完又落了個吻在瀨那肩頭上。

「一、一般人不會在摩天輪上…這樣吧…!」說完才想起,蛭魔不能納入一般人類別…
「要做多種嘗試才好不是嗎…」蛭魔無趣的側過頭,將臉貼在瀨那的背上,看著遠遠的天空,「別有一番情趣不是嗎…」


唔啊!怎麼辦!蛭魔學長好像很失望……
怎麼辦,該照蛭魔學長的意思繼續下去嗎…還是乾脆就這樣停住…
只是這樣感覺好尷尬…不對!就算做完全套還是會很尷尬吧!
不對不對!重點不是尷不尷尬!沒什麼好猶豫的!趕快阻止蛭魔學長才是最主要的!


「……下、下次吧!」瀨那趕緊翻過身,跌坐在摩天輪的地板上,安撫著說。
「……」蛭魔把自己和瀨那的距離拉開了點,撿起被他丟在一邊的格子襯衫,替瀨那穿上,「那、就下次吧。」蛭魔咧開嘴笑。

「……咦?」瀨那看著蛭魔使壞的笑臉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上當了…
「雖然這次機會難逢錯過可惜,但既然你說有下次了,那就下次吧!」蛭魔心情顯得相當愉悅,因為自己的苦肉計成功。

「………」瀨那無奈的長嘆。但仔細想想,自己也找不到什麼理由拒絕,也只能怪自己眼光太過獨到、喜歡上一個人見人怕的惡魔。



一年左右的單戀,我喜歡的男人也說他喜歡我。
不是那種誇張的的方式表達,而是用平靜且真誠的感覺告訴自己。
太過誇張雖然感覺比較像蛭魔學長的作風,但那並不是蛭魔學長真正的感覺…


「走吧。」蛭魔下了摩天輪,在瀨那眼前伸出手。
「啊…嗯…!」在眾人面前,瀨那握著蛭魔伸出的手。
這熱度是真的。
這觸感是真的。


「那,接下來要吃什麼?」
「都可以!回到下午那家店也可以!」
這緊握著的手確實存在。

「笨─蛋!那種下午茶吃不飽!」
「但很好吃不是嗎?」
這迴繞在耳邊的聲音也是存在著。

「好吃但又貴又吃不飽,你是想吃垮我啊…」
「蛭魔學長你應該是吃不垮才對…吧……嗯…」
這霸道卻溫和的語言跟雙唇,也是存在的。


忘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忘了周遭的喧鬧聲。

牽著這雙手,不論過去做過的傻事。
不論這男人的蠻橫無理。

他願意落入這男人的陷阱。
他甘心受這男人束縛。

蛭魔妖一,那是他喜歡的男人的名字。







- End -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
終於是結束啦~~~~!!!
番外也許有,但請不用期待XD||||
本來想把番外拖到11集,但這樣感覺很累啊…..(滾
而且這樣就會發現我只是想讓他們H而已,這樣搞的我很下流…(本來就是

這篇本來就是比較偏向瀨那角度去寫,但不知不覺我也又關心起蛭魔來的…有夠煩的囧|||
雖然每次都想讓蛭魔凌虐瀨那,但我內心的小天使(?)都叫我住手…
大概是因為我自己對虐文的愛不高吧…

總之,謝謝喜歡和收看【縛】的同好們>w光速雖然完結了,但愛不滅唷!!!(亂滾)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