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◆◆緩慢鋤草中◆◆
目前坑:
P5/主喜多、東京喰種/月金

最近累積的GAME (ツ)ノシ
勇者鬥惡龍/槍彈V3/伊蘇0
P5三周目/血源詛咒/闇魂祭獻/
NieR二周目待機/FF15/
排隊ㄛ:TOZ

P5主喜多(可逆)
喰種月金(可逆)
英雄學院轟出
P4G主花
光速21蛭瀨一生愛
  • 893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【薄櫻鬼】總一/不再

 

 

 


「總司,」齋藤定神的回過頭,「藥吃了嗎?」
「阿一你還真是嚴格呢~」沖田張開雙臂,輕輕的將齋藤摟進懷裡,「那種東西吃了也沒用。」淡淡的說。

「你已經自暴自棄了嗎。」齋藤嘆了口氣,回過頭繼續攪拌著鍋裡的湯,「走開,你這樣很礙事。」另一方面是覺得很危險。
「我這不是在幫忙了嗎?」沖田的手握住齋藤正在攪拌湯頭的左手,跟著齋藤的節奏一起攪拌,「好歹我們以前也常一起輪班打點隊裡的餐務,我應該沒那麼礙事吧。」沖田笑著說。

「問題不在那裏,」齋藤停下攪拌的動作,「去吃藥,不然去休息。」
「唉~你跟土方都太過度保護了。」總司微笑轉為苦笑,放開了齋藤的左手,「我走就是了,這麼不想看到我的話。」他緩緩的將雙臂放鬆,然後調頭離開。

「無聊,隨你怎麼說。」
「小一你真的很無情呢。」
「別叫得這麼噁心。」
「小齋藤也會害羞嗎?」


「……」懶的再跟他鬥下去了,齋藤再次嘆了口氣,繼續料理手邊的食材。
「阿一。」沖田搭著齋藤的肩,輕巧的一個轉頭與貼近,他的唇落在他的嘴邊,「你好可愛。」

「……你…!」齋藤還來不及反應沖田的動作,沖田作勢用另一手捧著齋藤的臉,「別…太過分!…」齋藤僵硬的閃躲漸漸逼近的沖田的臉,「在熱鍋旁…這樣很…危險啊!」齋藤用空下的右手,硬是將沖田的臉推開。
「所以不要這樣躲我嘛。」沖田邪惡的舔著貼在自己臉上的那隻手,齋藤的右手指縫,「到我這邊比較安全。」

「你這…傢伙!」被舔的右手力道加重,就像手指就快陷入皮膚內一般,「一大早幹什麼啊!」左手隨手抓了一根白蘿蔔,硬生生的從沖田的腦袋敲下去!
「唔喔!」痛死了!白蘿蔔粉身碎骨!「好痛好痛…阿一…你居然來真的!」沖田蹲下身體抱頭。

「誰叫你…亂來。」呼吸稍微變得凌亂,左手還抓著蘿蔔,「下次別再這樣了…」齋藤帶了點無奈及丁點的抱歉說。


齋藤再回過頭後,廚房恢復一片肅靜,只剩下刀削聲與清湯滾水聲。沖田起身走到門外,無所謂的坐在櫻花辦散落一地的地上,輕輕倚靠在門板上,他抬起頭看著天空,瞇著眼,像是在回想什麼似的。
春天的午後暖風徐徐,飄落的櫻花瓣散發著淡淡的清香,沖田覺得眼皮越來越沉重,好像又快要睡著了…

「總司,」一個熟悉的聲音將他喚醒,他張開眼睛,視線隨著聲音過去,「你試喝看看。」是齋藤,還遞了一小碗的雜煮湯給他。
沖田單手接過小碗,輕吹了一口冒煙的蒸氣後,緩緩的將溫熱的湯水送入口中,他閉上眼細細品嘗,即使這湯並不是為他一個人煮的。

「想睡的話回房裡去。」齋藤對著正喝湯的沖田說。
「就是沒回房才能喝到你煮的湯。」沖田喝完後將碗遞給站在自己身邊的齋藤,「很不錯啊。」
「就算你不待在這裡我還是會替你送過去。」齋藤接過碗後又回到廚房內。
「阿一你真是不解風情啊~」沖田伸了伸懶腰,「就算沒病,在那房裡我也會悶死。」


「我不懂這有什麼好風情的。」齋藤靜靜的說。滾水聲漸漸微弱,取而代之的是碗盤與湯勺的摩擦聲響,「而且,你不會死的。」
「哼嗯…」沖田淡淡的回答,不是肯定、也不是否定,「我啊…很喜歡阿一你哦。…咳!」

「…!」他又咳嗽了,「…喂、還好吧?」齋藤心頭一緊,僵硬得停止了盛湯的動作。
「咳咳!…沒、沒事…咳咳…咳!」沖田別過頭,左手摀住嘴,咳嗽越發激烈。

「什麼沒事!」齋藤急忙將手邊的東西放下,直奔到沖田身邊,他蹲跪在沖田身旁,輕輕拍著他的背,齋藤皺著眉。
「咳!…我…阿一,我好喜歡你。」沖田額頭都是汗水,好似很痛苦的樣子,他一邊咳嗽,一邊緩緩道出,「雖然你每次…咳咳…都很不在乎…咳!…的樣子…」

「閉嘴!閉嘴!」齋藤注意到沖田的血正在衣袖上擴散,他緊張,更慌張,「你別說話了!我去找松本醫生來!…」才正要起身,他的手被沖田拉住,他驚訝的看著沖田。
「吶…你喜歡我嗎?」沖田皺著眉頭,管不了嘴角的血,硬是扯出一個笑容。


「…你到現在還說這種話……」
「我…一直都是看著阿一,不論去哪裡,我都會一直在…你的身邊。」沖田定定的看著齋藤,聲音既低沉又痛苦,「我喜歡你。」

「你這是遺言嗎?」齋藤知道沖田平時並不是在開玩笑,但他也從不給與正面的回應,總是模糊的用“真是的…”來回答,除了不希望兩人關係被放大外,再者是不希望自己重心不穩,壓抑著著自己也喜歡這個男人的心情,「如果是遺言我不會回答!」

「回答我嘛,一。」他瞇起眼,聲音已經分不清是虛還是輕,「一…」反覆的,呼喊著他的名字。儘管咳得滿嘴都是血,意識漸漸模糊。

「你…」齋藤的雙臂繞過沖田的頸子,緊緊的將他抱在自己懷裡,齋藤的手緊抓著他的身體,在他的耳邊喊著,「你給我清醒!不然…叫我要怎麼喜歡你啊!」恐懼襲捲而來, 打從成為劍士、進入新選組,沒有什麼事情,就連死,都沒讓齋藤這麼害怕過…


不要走、不要走,不要把他帶走!拜託!
別讓他丟下我,不准你丟下我,你說你不會死的!
「總司、總司…!」
齋藤的雙臂及手指的力度加重,喊著那身驅逐漸失溫的人的名字…

 

 

 

 


「總…!」齋藤躺在自己的寢間,右手微微的舉起,像是要抓住什麼似的拳頭,他張大著雙眼,全身冒著冷汗,氣喘噓噓。

「…呼……」是夢啊……………「呼───…」鬆了口氣,還以為是真的…
『他還在…』齋藤斜眼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的沖田,他小心的翻過身體,端詳著他的臉,輕柔的、撫摸著他的臉頰,『還活著。』確認呼吸及體溫後,齋藤又輕嘆了口氣。

每天醒來後,總是首先確認沖田的身影、沖田的呼吸,這是齋藤斬殺無數惡人後,第一次害怕有人消失。雖然沖田會因此而嘲笑他,但他並不以為意。無論沖田告訴他別在意、告訴他不會消失,但病情越來越嚴重的沖田,讓齋藤每分每秒更加在乎沖田。


「小齋藤,」總司仍閉著眼睛,「你做噩夢了嗎?」
「…啊。」手心還冒著汗,大概是這個原因讓總司這麼想了吧。

「別擔心,有我在。」沖田圈緊齋藤,撫摸著他的頭髮,反覆又說了一次,「有我在。」
「別把我當小孩子。」齋藤緩緩從沖田懷裡離開,從床上爬起,拿起枕邊的綁帶,俐落的將頭髮整理好,「我去煮飯。」

「阿一,」在齋藤起身的剎那間,他攔腰抱住齋藤,「你再稍微陪我一下。」
「還是不舒服嗎?」照過去的狀況,通常沖田會這樣不放他離開原因有兩種:一是很痛苦,想要轉移注意力,再者就只是想逗他。但因為剛才做過的夢,讓他心情有點緊張。

「嗯…稍微有點…」沖田輕輕的將齋藤摟進懷裡,「…近藤先生還是沒有消息嗎?」他似乎有點落寞,「好想再…見見他。」
「……我不是在你身邊嗎。」近藤先生已死的事情是所有人說好要對沖田保密中的事情,近藤在沖田心目中的地位是無可比擬的尊敬,這是份任誰都無法替沖田填滿的一個空缺,即便如此,齋藤還是這麼說。

「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,」沖田的臂膀增加了一點力度,「阿一你真可愛。」沖田湊近齋藤的臉,將自己的臉貼了上去,如獲珍寶似的黏著不放。
齋藤不理會沖田,他默默的手探進沖田的衣料內,觸摸他的胸口。心臟,依舊是快速的跳著,沒有慢下來,他再次鬆了口氣。


「早餐想吃什麼?」齋藤問。
「吃小齋藤?」
「…老套。」齋藤硬是掙脫了沖田的擁抱,站起身。
「不要再吃鹹稀飯了…」沖田無奈的抓了抓頭。
「我去看看還有什麼可以煮…但你還是做好吃鹹稀飯的準備吧。」語畢後便離開了房間。
「阿一~~弄得鹹一點哦~~」沖田響亮的聲音傳出房外。
……………那傢伙…是想早死嗎。

 

 


離開房間,齋藤逕自走到廚房,生火,處理食材。
照這樣子,今天應該也是沒問題的…吧。

幾個禮拜前,松本醫生要齋藤做好心理準備,說沖田時好時壞的身體狀況已經無法掌握。但這幾日下來,沖田除了傍晚後有些許發燒狀況外,沒有更惡化的發展。齋藤偶爾會想,也許是松本醫生的要奏效了也不一定。

事情一定會好轉的。

齋藤自我肯定的點點頭,想著想著,三菜一湯也差不多準備好了。他輕鬆的端著早餐,回到房間裡。

 

 

 

「總司,今天還是得吃鹹稀飯……」一轉身,一瞬間,齋藤手上端的三菜一湯全都倒落在地板上。
映入眼簾的,是如綻放千萬紅花的房間,沖田就躺在那片花海中,倒臥的身體,掌心,嘴角,盡是紅花的花瓣,唯獨那把時常掛在腰間上的刀沒有染上花朵的色彩,平靜的橫躺在枕邊。感覺應該是痛苦,但沖田的眼睛閉得很安詳,那微微顫動、如羽毛般的眼睫毛似乎還有再張開的可能。

「什麼聲音?」不遠處傳來山崎的聲音,他對著一動也不動的齋藤說,「齋藤先生?怎…麼……沖田先生…!!」前來關切的山崎走近一看,見到倒臥到血泊中的沖田,忍不住大喊。

齋藤只是驚愕的呆望著。

明明確認過了呼吸心跳,明明也吃過藥了,為什麼還是……
「齋藤!喂、齋藤!」
耳裡傳來松本醫生的聲音,但感覺好模糊…
明明剛剛還活著的,明明…擁抱的溫度還在啊……………

「不行…他咳出太多血了,總司!你聽的到嗎!醒醒!」松本醫生搖晃著沖田的肩膀,試圖喚醒還有絲毫呼吸的沖田。
「………………醫…生……」沖田發出微弱的細音,「一…阿一……」


齋藤聽見了沖田的聲音,踩過了地板上的盤與筷,跪倒在沖田的身邊,他用顫抖的雙手緊緊握著沖田那雙血染的手與身體。
「你這個騙子…混蛋…!」齋藤忍住抽噎的聲音,不甘心的低吼。

「對…不起……」沖田苦笑,聲音帶了點哽咽,但仍是笑著說,「不要…離開我……」
「混蛋!到底現在是誰…要離開誰啊!」齋藤氣憤的吼道、忍住不讓在眼裡打轉的淚水落下,「你以為只有你一人怕孤單嗎!…混帳!」

「…嘿……」沖田虛弱的悶笑了幾聲,「一……我…愛你…」沖田也握著齋藤的手,雖然感受到的力量微乎其微,「嘿嘿……這是我…第一次…聽到你這麼……大膽…的告白哦…咳咳!」

什麼喜歡、什麼愛,我通通的說給你聽,不要走、不要走!
……不要走…啊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拜託……………

 

 

 

沖田的遺體在某一日的雨天被悄悄的下葬,由於過程低調,所以參加喪禮的人了寥寥可數,大部分都是在沖田靜養時,照顧沖田的人們。雨滴打在櫻花上,齋藤撐著紙傘,靜靜的,看著沖田的臉消失在雨水沖刷的土地上。

「……總司…」齋藤用近乎氣音的音量低喃著,欲言又止,說不出其他的話語,只是反覆喊著沖田的名字……

週遭的聲音漸漸消失,雨聲漸小又漸大,天空漸漸染成了紅色,影子拉的好長好長,齋藤的臉也逐漸的看不清了。
齋藤他依然撐著傘,雨在傘內下著,久久不停。

 

 

少了沖田的世界,確實是安靜不少,但也寂寞得過分。

之後的日子他常常夢到總司,但醒來後總是氣喘吁吁,甚至會按耐不住哀痛而落淚。
第一次真誠的希望這些夢永遠不要醒。過去不以為然的孤獨夜晚,現在巴著自己的身體不放,啃食著自己,好難過,心好痛,好想去找總司,好想去找他…

 

 

「……一…阿一…」
『誰…?』齋藤一邊這麼想,眼睛也慢慢的睜開了,照映在眼前的是──總司。

「…總司!」又再一次夢見他了…太好了……
「阿一難得麼熱情…」總司抱著撲向自己的齋藤,撫摸著齋藤的頭。
「終於又見到你了…」齋藤安心的依靠在總司胸膛裡。
「但是…」總司靜靜的推開齋藤的身體,彼此稍微有了點距離,「這裡不是阿一該來的地方哦。」總司轉過身,指著前方,「阿一,你該回去。」

「那裡你不在。」
「替我活下去。」
「說的好聽,你在這裡也很孤單、需要我的吧!」齋藤超微動了點肝火。
「我當然很希望你繼續留在這裡,但是…」總司苦笑著說,「我希望你活著。」
「沒有你的世界活著沒有意義。」齋藤垂著頭,「過去我為了新選組、為了大家,現在我是為了你才活著。」
「為了自己活下去吧,阿一。」

「吵死了!過去你強硬的我留在你身邊!現在又把我踢得遠遠的!」齋藤忍不住大吼,也哽咽了起來,「我想留在你身邊啊…總司……我想跟你……在一起啊…」
「………近藤先生他一定會罵我的。」總司輕輕的將齋藤摟進懷裡,低聲的說,「說真的,聽到阿一這麼說,我超開心的!」語畢,總司無預警的吻了齋藤。

沒有溫暖的體溫,但僅僅接觸及眼神就足夠感受對方的存在。現在,我們在這裡重新開始,持續的愛戀───

 

 

「齋藤、齋藤你還聽得到嗎!齋藤!」新八吼著、拍打著齋藤的臉。齋藤的右臂上噴流出大量的鮮血,山崎努力替齋藤止血,但…
「……我看到了…總司…哦…」齋藤雙眼盯著天花板,溫柔的笑開,最後緩緩的閉上眼睛,然後陷入永遠的黑暗───…

 

即使在黑暗中,我也不會再是一個人了──
「來吧!」
「啊啊。」

這不再是會醒來的夢了,這是真實的、真正存在的──
「阿一。」
「總司。」

他們牽著彼此的手,喊著彼此的名字,在那沒有溫度的世界,繼續延續著那段來不及走下去的愛,一直、一直、一直───

 

 

-END-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
說實話本來沒有要讓阿一死掉的(自己哭
但後來真的捨不得讓總司一個人、加上一邊寫文一邊聽某些歌影響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親愛的阿一請你去陪伴總司吧!(這樣可以嗎!

這是第一次寫薄櫻鬼文~~繼光速文後第一次公開別的作品文章XD
其實進行的並不順利啊這篇,寫了好幾次都卡住…但網路上一堆總司MAD都讓我哭到一個不行,靈感也就跟著來了Q_Q
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哭……啊不是、是希望大家一起喜歡總一WW

薄櫻鬼很棒喔!!!!!請大家一定要支持>W<!!!!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