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◆◆緩慢鋤草中◆◆
目前坑:
P5/主喜多、東京喰種/月金

最近累積的GAME (ツ)ノシ
勇者鬥惡龍/槍彈V3/伊蘇0
P5三周目/血源詛咒/闇魂祭獻/
NieR二周目待機/FF15/
排隊ㄛ:TOZ

P5主喜多(可逆)
喰種月金(可逆)
英雄學院轟出
P4G主花
光速21蛭瀨一生愛
  • 893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【薄櫻鬼】總一/因為是可愛的你-1

 

 

 

 

 

夏季午後,新選組屯所後門的小庭院中傳來陣陣的孩童聲,其中混著一個比其他孩子們都還要高大的身影,和近藤相似的髮髻,深褐的髮色,他孩子氣的捲起袖子,和孩子們打成一片。

「總司。」齋藤在屋簷下,站在轉角處喊道,「副長找你。」和平常一樣的口氣,似乎沒有受到酷暑的影響。
「好吧!孩子們~今天就到這為止吧~」沖田擦著額頭上的汗水,笑著對孩子們說。

「怎麼這樣~~我們才玩一下子~」
「對不起喔~鬼副長找我,我不去的話就再也無法陪你們玩囉~」完全讓土方背這黑鍋。

「那什麼時候可以再一起玩呢?」
「明天可以嗎?」
孩子們一個接一個的發問,圍繞著沖田,看起來很不願意讓沖田離開。
齋藤在一旁,只是默默的看著。

「姆…明天我沒辦法…」總司搔著下巴,微微抬起頭,稍皺著眉頭,「後天好嗎?後天午飯後?」總司想到後天下午不用巡邏,於是這麼說。
「那麼約好囉、總司!」一個孩子拿著球,右手伸出小姆指。
「嗯!約好了!」總司也伸出那比孩子們還要大手,他小姆指勾著孩子的小拇指,大拇指做著蓋章的動作。
和孩子們笑著約好後天再一起玩,然後目送孩子們離開。


「走了。」齋藤看孩子們離開後,頭也不回的轉身打算離開。
「等等、阿一!」眼見齋藤要丟下自己先走,沖田馬上快步追上,「別走那麼快嘛,阿一。」
「你很熱,不要碰我。」齋藤輕輕挪開勾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沖田的手臂,淡淡的說。
「姆,阿一…你不熱嗎?」他輕扯了幾下環繞在齋藤頸上的白色布巾,另外他也覺得一身深色的齋藤真的是很辛苦。

「……還好。」齋藤像是被說中般,皺了下眉。
像是知道齋藤會如此回答一般,沖田默默跟在齋藤身後,苦笑著搖頭。

「總司你…喜歡小孩?」齋藤沒由來的問。
「啊…應該說,我喜歡乖孩子~」沖田笑著說,「我不喜歡壞孩子。」
「那你怎麼分辨?」齋藤不懂好孩子與壞孩子的定義。
「會乖乖聽我的話的就是好孩子,反之就是壞孩子。」沖田笑著說。

「…當我沒問。」齋藤有種白搭的感覺。
「阿一你,」總司淘氣的湊近到齋藤身旁,「以前是好孩子還是壞孩子呢?」笑著問。
「壞孩子,以你的定義的話。」他睨了眼沖田,嘆了口氣。
「嘿──看不出來阿一會這樣呢~」

「因為…」他正眼看著沖田,「我不喜歡你這種大人。」
「看起來會捏小孩子的臉、玩小孩子的大人?」
「…對。」像是經歷過似的,齋藤無奈的說,不知不覺,兩個人也到了土方的房門口,「那我先走了。」
『顯然阿一小時候應該是很可愛的吧…』沖田一邊想像一邊走進土方的房間。

 

 

土方和沖田說的話,就是一隊隊士們最近有點渙散。雖然沖田對一隊的隊士們並沒有鬆懈,但大概是因為沖田和孩子們容易親近的形象,稍微使隊士們的心理鬆懈了下來,畢竟現在還算是和平。

覺得被教訓的沖田走出土方的房間後,決定去找山南聊聊,轉換心情。
阿一現在…應該正在外面巡邏吧。

 

「山南先生~」沖田邁著腳步,沒有等山南回答就拉開房門進門了,「你還在研究那些藥嗎?」
「是啊…我說總司,你也等我應門在進門吧。」山南回答。
「應該沒關係吧,還是山南先生你正在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?」沖田好笑的說。
「那是基本的禮貌吧,不過如果是你的話也無所謂…」山南視沖田如手足,仔細想想其實真的沒差。

「那你的藥研究得如何呢?」沖田的目光轉到桌上那些量杯及管線上,那些儀器總是給沖田一種詭異的感覺。
「啊啊……失敗了。」

「失敗?」沖田有點驚訝得睜大了眼。
「是啊,不但不會變成鬼,反而會變成十歲的小孩,沒有危險,但徹底失敗了。」山南無奈的說,「這下又得從頭研究了。」

「十歲嗎…」沖田看了看山南一旁的實驗體,那位隊員因為變成十歲的孩子,但意識及記憶並沒有退到十歲,只是身材、臉龐變成十歲而已。
「既然失敗了,就藥水處理掉吧。」

「等等,山南先生。」沖田接過藥水,「那這傢伙,要怎麼變回來?沒有解藥嗎?」
「這個嗎…因為藥效並不強,應該過三天就會變回來了。」
「姆─」沖田興致滿滿的打量著掌中的藥水,「這個,可以給我嗎?」沖田問。
「給你…你打算…」山南不解,但話說到一半被打斷了。

「既然沒有危險性…稍微玩一下應該沒關係吧。」說完後,沖田便將藥水藏入懷哩,離開山南的房間。
「什…等等、總司!」山南感覺不太妙,但卻沒來得及阻止…

 

 

夕陽西下,整片天空被染成橘紅色的色彩,齋藤疲憊的帶領著第三隊隊士們回屯所,互道辛苦後大家便在屯所門口解散,齋藤一個人往井口方向走去。

齋藤打了桶水,將水桶安置在井口旁,他微彎著身體並捲起袖子,將冰冷的井水潑灑在臉上,整個人稍微清醒了點,也舒服了許多。額前的髮絲音沾了點水顯的濕溽,他撥了撥頭髮,用手背拭去從臉頰上滑落的水珠,沾了水的的手拍了拍手臂,使燥熱的手臂也獲得了清涼的舒緩。

直到有個人也往井口這裡前進。

「剛巡邏回來?應該沒什麼問題吧。」沖田和齋藤間隔著一口井,一邊問,總司一邊也打了桶水。
「嗯,除了拉麵店的老闆和當鋪店的老闆又吵架了以外。」齋藤自然的說著,忽然一鼓燥熱,他繼續往臉上潑水。

「哈哈,真搞不懂他們怎麼那麼能吵。」沖田也洗起臉來了,「真搞不懂天氣怎麼可以這麼熱!」像是快要把水桶裡的水往身上潑似的,總司大力的將掌心的水往臉上潑灑,以獲得涼快的感覺。
「心靜自然涼。」齋藤安靜的說。

「我靜不下來啊,」總司停下動作,抬起頭來看著前方的齋藤,「一~整天都在想你的事情,根本靜不下來。」說完,臉上露出奸詐的笑容,一副那種“都是你害的~”的感覺。
「…不要想不就沒事了。」齋藤別過頭,避免對上沖田的視線,下意識的用手背摩擦著側臉。


「這個。」沖田從懷裡拿出一小罐朱紅色藥水,「給你補元氣。」
「……變若水?」以為沖田拿著變若水的齋藤稍皺著眉頭說。
「不是,這是山南先生製的──滋補元氣藥水。」
「確定沒問題嗎?」這顏色感覺很不妙。

「確定~山南先生已經實驗過了~沒問題的。」沖甜苦笑道,「還是我現在喝一口給你看?」
「…我知道了。」齋藤接下藥水並放入袖口。

「阿一不現在喝?」
「我回房間再喝。」
「不會偷偷倒掉?」
「你會這麼想也太…」

「親眼看到阿一將它喝下我比較安心。」沖田表現出擔心的表情。
「…你很無聊。」不過是喝個滋補飲品有什麼好不安的…
面對沖田的可憐眼神攻勢,齋藤最後是屈服了。
他緩緩的打開藥水瓶,先是聞聞了味道,甜甜的,然後一口氣得將藥水喝完。

「喏。」齋藤將瓶蓋蓋起,把空空如瓶子交給沖田,「替我還給山南先生吧。」語畢,然後將水桶放回原位,準備離開。
「哎…等等、阿一,等一下!」奇怪、怎麼沒有變化?
沖田緊張的跑到齋藤身旁,他緊抓著齋藤的肩膀,面向著齋藤,仔細打量著他。齋藤對忽然抓住自己不放的沖田覺得困惑。

「幹嘛?手很痛。」他左手抓著沖田的手腕。
「呢…對不起…」一時間才意會到自己沒拿捏好力道,「沒有什麼…奇怪的地方嗎?」
「…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。」齋藤掙脫了沖田的手,「我很累…」
看齋藤一副真的很累的樣子,沖田也不再繼續糾纏齋藤了,只是為藥效沒有產生而感到可惜。

 

 

 

「山南先生,你騙我。」沖田盤腿坐在山南的房間,一手撐著頭不滿的抱怨。
「你找了誰當試驗品?」說實在山南有一絲慶幸那個藥無效,但還是有點不安。
「阿一。」
「齋藤?!」什麼人不好找、居然…

「怎麼,我就是想看看齋藤小時後的可愛模樣啊~~」他可惜的倒臥在地上,「好想看啊~~」
「你…居然為了這麼幼稚的理由………啊!」山南忽然想起什麼事情,「不對!現在才是關鍵!」山南丟下手邊的實驗,起身要離開。

「哎?山南先生,你要去哪?」
「齋藤房間!」他著急的說,「他就和變若水一樣,是夜晚才會產生變化!」
「什麼!那快去!」
「總司!這時候你還笑著出來!」
兩個人匆匆忙忙的離開房間,往齋藤的房間奔馳而去。

 

 

 

「怎麼會這麼累…」齋藤一邊解開髮帶,一邊活動著緊繃的脖子。卸下白色的圍巾後,他緩緩的鬆開腰帶,脫下深色的和服,換上淺色的夜衣,準備休息。

「齋藤!」
「阿一!」
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喊出聲音,連招呼都沒打、就直接推開齋藤房間的拉門。

「你們…」現在這又是在幹嘛…好累…頭好痛…
「阿一?山南先生!阿一還是原本的阿一啊!」他捧著稍微驚嚇的齋藤的臉大聲的說。
「…還真的沒變化……也許真的就是…不會變了吧?」山南萬幸的說。
「怎麼可以!我想看阿一可愛的模樣啊!」
「這也不是你說變就變的…」

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,當做齋藤不存在似的。
有沒有搞錯…他們以為他們現在在誰的房裡啊…!
「你們有完沒完啊!」齋藤低沉大吼,「我可是一整個下午都在大太陽底下巡邏…現在累得要死…連休息都要打擾我嗎……唔!」齋藤忽然感到頭頂一陣刺痛。

「…齋藤?」山南感到不對勁…「你還好嗎?」
「哈啊……啊──…」頭越來越痛的樣子,甚至蔓延到肩膀,身體,下肢…疼痛到聲音破碎在喉嚨深處,他的身體捲取成一團,縮在床舖上。

「阿一?……山南先生,這該不會是……」
「啊…可能要開始了……」
「……什…麼……?唔!…」什麼該不會?什麼要開始了?這兩個人對我做了什麼…!
齋藤覺得身體越來越熱,甚至有灼燒的感覺,他受不了的死命抓著沖田的袖子,眼眶已經開始泛淚,全身都是汗水。

「該不會…是…剛剛…的藥水……唔!──啊!…」儘管疼痛,齋藤依然怒視著沖田。
「阿一,你忍耐一下…」雖然好像很可憐…但又好想看阿一縮小…
「……混帳…!」該不會是變若水吧……齋藤一邊可憐的想著,一邊忍受著疼痛。

「總司…瞧……」
「哇…啊……開始縮小…了…」
山南和總司兩個人看著齋藤的身體目瞪口呆。
齋藤的身體開始變小,臉孔也越來越年輕、甚至年幼,夜衣因身材變得嬌小而變得寬大,露出白皙的肩膀,連喉結也消失了。

「哈啊………哈…」終於擺脫疼痛的齋藤,微微的吐著氣,顧不了全身的汗水,倒臥在床舖上。
「阿…阿一?」有點驚嚇到的沖田伸出手,撥了撥齋藤的頭髮,「你還活著嗎?」
「…廢話…!」齋藤才剛開口,就發現聲音變了,怎麼會……變成像小孩子一樣的聲音!
「可愛…阿一你好可愛!」聽到齋藤聲音都變成小孩子的聲音,沖田才有了真實感,他飛撲擁抱著齋藤年僅十歲身材的齋藤。

「唔…笨……放手…」齋藤感到呼吸困難,現在是怎麼了?怎麼感覺我的身體變小了?
「等等…總司你先放開齋藤的身體。」山南將沖田勸退後,跪坐在齋藤面前,「現在有感覺哪裡不舒服嗎?」


「沒有特別不適…為什麼……我會變小…」齋藤一邊問、一邊用棉被遮掩幾乎暴露在悶熱空氣中的身體,看著不再合身的夜衣,還是無法相信自己身體變小的事情…不,應該說整個年紀變小了,所謂的返老還童就是這樣嗎…雖然也沒多老。

「……聽著,那是我不小心製造錯誤的藥水…他不會變成鬼,他只是會讓你的年齡變小……但你不用擔心,因為劑量不多,所以應該兩三天就會恢復了。」山南很耐心的說及安撫,「我沒想到…總司居然會把那種藥水給你喝……這是我的錯。」

「既然山南先生都說兩、三天會恢復,那我當然就是覺得沒什麼問題嘛~」沖田看來並沒有反省的意味,還繼續接近、擁抱齋藤。


「放開…放開我,你這笨蛋…!」齋藤用無力的小手推著沖田的臉,「要不是你…我也不會變成這樣!剛才我還以為會死…!」想到剛才的疼痛,齋藤就有氣,現在這副體型無法順利的抵擋沖田的攻勢也讓他很不服氣。
「沒辦法了…我去向土方報告這件事情吧。」山南搖搖頭,似乎很頭痛,「總司,你也做好被處分的心理準備吧。」

「山南先生,乾脆不要告訴土方了吧。」
「你以為事情不會曝光嗎,等明早天一亮…」
「就說齋藤回老家吧~」
「別瞎扯了…」說完,山南便逕自離開房間。


「哎~接下來這幾天,小一要好好待在我身邊哦~…小一你真的好可愛~」沖田燦笑著說。
「走開,別碰我。」說實話,齋藤已經累翻了。

「真是的~乖一點嘛,難得這麼可愛!怎麼辦呢…沒有小件的服裝可以給你穿…」
「我叫你…別碰我啦…」這傢伙現在是怎麼回事?戀童癖?齋藤的心情複雜到最高點…


接下來該怎麼辦,雖說兩三天就會變回原樣,但總感覺這兩三天會是非常漫長的日子…
不過…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一派輕鬆,感覺自己也放鬆了不少…

「小一~我替你更衣吧~等等鬼副長可能會召見我們呢~」
「我自己來就好,還有,不要叫我小一。」
「小一鬧彆扭的樣子也很~可愛呢!」
「……………」

什麼放鬆……這一定是天大的錯覺…………

齋藤一心目中的沖田總司,從喜愛小孩子降格到戀童癖。

 

 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噢,這篇我掙扎了很久,掙扎點在──要寫15公分齋藤還是10歲齋藤?(炸
兩者都很萌啊~~~~結果10歲齋藤高票當選XDDDDDD(?!?!

這篇文會誕生的原因是這個:CharacterCD-幕末花風抄(總司部分)
沒聽過的人請去聽~~~總司根本就是孩子王XDDDDDDDDDDDDD(炸
裡頭雖然沒有總司跟阿一的互動,但是有總司跟平助的歡樂互動,我覺得很好笑XDD

總司對小孩子說話的方是很溫柔可愛,所以順勢就想到了這個故事,其實本來是單篇~但加入了10歲齋藤就....XDDDD
不過我想到隨想錄畫冊中總司對小孩子黑臉的CG我就....XDDDDDDDDDDD(大笑
這孩子氣的小惡魔,應該不是喜歡任何小孩,只是喜歡"喜歡他的小孩"吧~這只是我的猜測~~

希望大家都會喜歡喔~~~還有總司不是戀童癖XDDDDDDDD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