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◆◆緩慢鋤草中◆◆
目前坑:
P5/主喜多、東京喰種/月金

最近累積的GAME (ツ)ノシ
勇者鬥惡龍/槍彈V3/伊蘇0
P5三周目/血源詛咒/闇魂祭獻/
NieR二周目待機/FF15/
排隊ㄛ:TOZ

P5主喜多(可逆)
喰種月金(可逆)
英雄學院轟出
P4G主花
光速21蛭瀨一生愛
  • 893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【薄櫻鬼】總一/因為是可愛的你-2




 

 

「…嗯……」齋藤揉了揉眼,眼前的景物由暗轉明,由模糊變清晰。
啊啊……已經隔天了…什麼時候睡著的……
齋藤張開沒有變大的手,再度頭痛起來了。
說來說去…只能怪總司昨天居然給我喝那奇怪的藥水…難道這一週都要維持這個樣子嗎…

 

 

昨天夜裡,山南向近藤及土方報告“齋藤縮小了!”的事情後,馬上就招集了所有人進行討論。

「都怪我不好…沒立刻把失敗的藥水處理掉…」山南的目光移到了沖田身上,「才讓總司把要水拿去惡作劇…」
「可是,山南先生說這藥水沒什麼危險性,所以也不用這麼大驚小怪吧~」
「………」齋藤又累又煩躁。總司這笨蛋…!變小的人不是你啊!

「不過真是太厲害了,齋藤居然變成小孩子了呢…」新八不可思議的看著齋藤。
「沒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嗎?」左之助問。
「呢…身上並沒有…覺得特別不舒服…之類的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在場所有人聽到連齋藤的聲音都變成小孩子,不禁又露出驚愕的表情。
接著傳來讓齋藤更加煩躁的笑鬧聲。

「…噗、哈哈哈哈!真的是個小孩子!是小孩沒錯!哈哈哈!」新八不禁大笑。
「哎呀~阿一這個樣子其實還蠻可愛的嘛…」左之助也笑著說。
「哈哈~對吧~這樣的阿一超───可愛的!」沖田也笑著說,好像他是成果展現的最大功臣。

「…你們…………………笑夠了沒…!」齋藤拔出配在身上的小太刀,但以現在這付身材來說,是把大刀了。

「哈哈!完全不具威脅性!這聲音和表情!哈哈哈哈哈!」新八持續著無止盡的大笑。
「是吧,阿一很可愛吧!」沖田笑著說,並用手拍了拍齋藤的頭。
「…不要碰我!」齋藤左手刀一揮,便劃傷了沒有防備的沖田的手指。
「…唉呀唉呀,真是不可愛……」沖田收歛的收了手,舔了舔出血的手指。

「你們都鬧夠沒!」土方大聲說,「齋藤,把刀收起來!」然後他轉頭看向近藤,「近藤先生!你也別笑了!」
「…啊!」近藤摀起嘴,收起笑容,「咳!…這件事情,山南先生,你那裡沒有恢復的方法嗎?」
「因為完全是意外製作出來的……實驗體也過了三天才恢復原樣。」

「所以你的意思是,至少要等三天嗎?」近藤問。
「應該是這樣沒錯…」
「啊!近藤先生,明天白天是齋藤要去巡邏,這樣的話…」平助說。
「啊啊…齋藤,明天………齋藤?」近藤將目光移向齋藤,發現齋藤似乎是睡著了。

「齋藤?」坐在一旁的左之助輕聲喊。
「看來是累了吧,今天傍晚是他負責巡邏呢。」近藤苦笑道。
「真不愧是小孩呢~」沖田淡淡的說,「如果是之前的阿一,是不會這麼容易睡著的。」
「我帶他回房間吧。」新八起身,將齋藤背在自己身上。

大家在一陣保護小孩子的氛圍裡打算散會。

「總司,」土方也慢慢的起身,並叫住沖田,「明天起,到齋藤恢復為止,你負責他的所有巡邏工作以及平時起居。」
「哎~~~」沖田抱怨。
「不准哎!這是你不計後果惡作劇的下場,給我好好反省!」
「唉…鬼副長就是鬼副長…一點也不近人情。」

「而且現在的他是小孩子,去巡邏什麼的…行不通吧!」
「好~吧…就這方面我可以理解。」沖田晃晃腦袋,然後也離開了會議室。


「齋藤真的很可愛呢,小小的!」平助走在新八身邊,一邊端詳著齋藤的睡臉,一邊說。
「真的,不像是個長大會這麼沉默的孩子。」左之助應和著。
「好了好了、把阿一交給我吧。」沖田擠開左之助等人,將背在新八背上的齋藤,硬是抱進自己的懷裡,「接下來我帶他回去就可以了。」

「唷唷,很強的佔有慾嘛。」新八調侃道。
「才不是,我才不喜歡亂揮刀的壞孩子,」他輕撫著齋藤的頭髮,「是土方要我照顧他的。」

「哦,那就有勞你啦,那我也回去睡覺了。」新八說。
「別忘了,明天要連齋藤的份一起努力喔。」左之助笑著說。
「…哼。」面對左之助冷諷,沖田只用苦笑帶過。

 

 

想不起昨晚是怎麼睡著,怎麼回房間的齋藤,正準備起身…
奇怪,後面怎麼有個東西…推不過去?不是棉被嗎……
齋藤翻過身,映入眼簾的是張微笑的臉。

「小~一,早安!」是沖田,他笑得很開心,因為抱著齋藤入睡。
「唔啊!」瞬間,齋藤被嚇的叫出聲來,馬上冷靜下來後,推著沖田的腦袋,「你怎麼會在這裡!放開我!我要起來!」

「啊啊~真無情啊。」沖田鬆開手,讓齋藤的小身軀從被窩裡爬出去,「昨天可是我把你帶回房間的耶,還不是因為你在會議室睡著。」沖田拉了拉鬆落的夜服,開始整理起了頭髮。
「但也不必睡我房間吧。」齋藤伸了伸懶腰,也整理起了頭髮。

「因為土方要我照顧你的平時起居啊。」沖田沒暴露出任何一點不滿,「還有巡邏。」聲音稍微沉了點。
「對了!還有巡邏!」
「放心,這幾天我負責代你的班,你就好好的在屯所……」
「不行,這是我的工作。」

「你還真事固執啊。聽好,你這副德性要是被別人知道你是齋藤一,不僅會讓組裡顏面盡失,還有可能遭到暗算。」沖田認真的說。
「這還不是你害的嗎。」齋藤沒有退讓的打算,「而且……」齋藤起身,拿起床頭邊的太刀揮舞了起來,速度及流暢度還是沒有改變,只是力度稍為稍微銳減了,「我的刀法並沒有因此退步。」

「…隨你便。」沖田丟下這句話,便離開了房間。

總司他…一定是覺得自己在身邊是個累贅,所以才不希望自己跟著去巡邏吧。
但不能就這樣將巡邏的工作都給他,即使是副長的命令…況且我還有力量保護自己。
明明就是他害我變成這樣的,憑什麼生氣啊。

齋藤收起刀,穿著井上替他準備的衣服及布巾,踏出房門,前往餐廳。

 

 

 


吃飯時間兩人不發一語,新八等人也感受到這微妙的氣氛而不敢隨便對齋藤開玩笑,靜靜的吃完飯後的大家就這麼解散,齋藤靜靜跟在沖田身後,準備去巡邏。

「哎?齋藤也要去嗎?」井上在門口撞見於是問。
「源先生,是他硬要跟來的喔。」沖田首先漂白。
「請不用擔心,這時間巡邏本來就是我的工作。」齋藤靜靜的說。

「但是…」
「放心吧,源先生,他的刀法一點也沒退步喔~他自己說的~」說完,總司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。
總司向井上行的禮後,也帶隊跟在總司身後離開。

「…還是向土方報告一下這件事情吧。」井上喃喃的說。

 

 

 


兩人在巡邏期間也沒有說話,沖田也好,齋藤也是,在隊士們眼裡看起來就像是在賭氣,像小孩子一樣。不過…沖田孩子氣就算了,齋藤會這樣…也是因為變成小孩子才這般的嗎?

「咿~是新選組的,快過來!」
「媽媽,那個小孩也是新選組的嗎?」
「閉嘴!你想被修理啊!」
「難道是那孩子犯了錯嗎?」
「沒想到沖田總司連小孩子都不放過…」

街上人們的竊竊私語在齋藤耳裡根本不算什麼,類似這種的負面消息,他也聽得夠多了。
「看吧看吧,」沖田抱怨似的說,「我被說的跟什麼似的。」
「你平常才不會在意這些事情。」
是啊,平常才不會在意這種閒話的…到底是怎樣……


「喂喂喂!那邊的,大白天的欺侮良家婦女啊!」沖田的隊士們在前頭吆喝著。
「不是的!是這個女人……」那男人眼見行徑引來了新選組,於是開始拼命解釋。
「真是的…」沖田嘆了口氣,無力的前去了解。

「我們到那邊去,繼續巡囉。」齋藤指揮著自己隊上的隊士們,自己也往另一個方向離開。
「喂,阿一,不要離開我的視線!」沖田回頭,對著齋藤喊。
「我又不是小孩子。」齋藤睨了眼沖田。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現在的你是小孩子啊!………這句話就這樣梗在喉中,沒有說出口。

 


「完全…就把我當成小孩子了。」齋藤一個人走在鮮少人的住宅區內,不滿的自我抱怨著。
並不是把自己看得很厲害或是很安全,齋藤只是覺得自己份內的工作,即使的沖田害自己變成這樣的,也不能就這樣成為休息的理由。
也並不是故意對沖田的態度視若無睹,只是覺得那種狀況下的他,說什麼都只會敷衍帶過,不會認真的跟他談。
單純如此而已。

齋藤垂頭喪氣的走在路上,想著這些事情。

「…?」總覺得好像有聽到什麼聲音…
齋藤環顧四週,沒發覺有任何異狀。
「……」應該是…自己多心了吧,滿腦子都想著他的事情…真是的…

才這麼想,齋藤便被人從後頭摀住嘴,摟住身體,不止一人、將齋藤拖進暗巷中。
「唔!放開!…」可惡!居然沒有察覺到他們的氣息!到底是誰?…
齋藤使勁的掙扎著,才發現力量明顯發揮不出來。
因為自己的身體是小孩子嗎…可惡!

「唷…乖一點。」一名男子,腰間上拍著一把刀,他蹲在齋藤面前。
背後還有一個人摀著齋藤的嘴,側邊還有一個人正在準備毛巾、繩子及麻布袋
「噢…老大,這孩子長得很漂亮啊…應該能賣不少錢吧…」背後抱著齋藤的男人噁心的舔了齋藤的耳朵,發出令齋藤作嘔的喘息聲。
「是啊,所以不准把商品弄髒了!」眼前的男人瞪了舔他耳朵的男人一眼,「那邊的,還不趕快把布袋拿來!」

…………人口販子嗎。


齋藤用力的咬下摀住自己那雙手的手指,然後藉機跑開,並拔刀。
「啊啊──!」男人大叫。
「噁心…」齋藤一邊抱怨一邊擦著被舔的耳朵。

「笨蛋!連個孩子都抱不好啊!」
「因為他忽然咬了我一口…不過…真是個倔降的孩子呢…」男子露出不尋常的笑容,並也拔出刀來,「不過這樣才刺激…這孩子真是太棒了…!」
「喂喂,可別把孩子弄傷了,尤其是臉。」
「我知道、我知道!」說完,男子迫不及待的沖向齋藤。

齋藤拿著小太刀,專注的看著對方的動作,閃過一刀又一刀,但斬擊卻無法如他所想的那般隨心所欲,身體跟不上預想的的動作,即使擊中了,也因為力道不足而遭反擊。
…再這樣下去不利。

「咳、啊…!」齋藤最後還是被制伏在地上,握著刀的左手被緊抓著,身體因男人的體重而無法移動。
「哼哼…你以為小孩子可以贏過大人嗎~?」男人笑著跨坐在齋藤的身上,「不過~我不討厭這樣的孩子…」男人逼近著齋藤,露出不舒服的笑容。

「呸!混帳…離我…遠一點!」齋藤對著逼近自己的臉吐了口水,怒視著男人。
「你就反抗吧…越是反抗我越是滿意喔…咯咯咯…」
「你這…混蛋…」

 

「哎呀哎呀…一個大男人對著小孩子揮刀也太難看了吧。」一個熟悉的聲音掃過齋藤耳邊。
「什麼…!你這傢伙最好少管閒事!」
「笨蛋!那羽織…是新選組!」

「…總司……這些傢伙,是人口販子。」齋藤掩飾著驚訝的口氣說道。
「總司…?難道是沖田總司?!」
「既然有犯罪,就不能這麼輕易放過你們了…」沖田拔刀的瞬間,周圍的隊士們紛紛現身,原來沖田早就在附近設下了包圍網,「勸你們不要做無謂的反抗比較好喔。」

在眾人的包圍及抵制下,人口販子集團一下就被撂倒並屈服,齋藤從頭到尾都只是退到一邊去看著,由兩位隊士保護。

「是哪個傢伙說…自己的刀法沒有退步的啊。」將事情解決完畢的沖田將坐在地上的齋藤拉起,「還真難看啊。」沖田嘲諷的說著。
「…是我自己大意了。」這時候自己也不好說什麼。

「不要再…離開我的視線了。」沖田將矮小的齋藤拉近自己身旁,落在齋藤左肩的左手,不停的來回搓著齋藤的肩膀,像是在安慰小孩子那樣。
齋藤沒有拒絕這個舉動,他靜靜的跟著沖田的腳步,右手緊握著刀梢。
「小一…害怕嗎?」
「…不怕。」
「……真不可愛。」

 

 

 

回到屯所後,雖然抓到了人口販子,但還是免不了被土方臭罵了一頓。
雖然沖田不停的說“抓到了人口販子不是很好嗎?”,但這完全是始料未及的狀況下,要是沖田當下沒有出現,齋藤現在不知道會如何…
最後土方對齋藤予以禁足,再恢復前不可以離開屯所。
面對這種狀況,齋藤也只能洩氣的接受。
沖田對這道命令沒有表示任何意見。


「我說你…今天還是要睡我房間嗎?」回到房間後,沖田逕自在齋藤的房裡換起夜衣,實在有夠隨性。
「因為土方要我照顧你的平時起居啊。」沖田靜靜的說,「還有巡邏。」
一說到巡邏,兩人便靜了下來。更衣的更衣,舖棉被的鋪棉被。

「……今天…謝了。」齋藤背對著沖田,解開髮帶後便說。
「真難得,小一第一次跟我說謝謝呢。」沖田失笑出聲。
「哼…」齋藤微笑回應。這一刻,感覺白天的賭氣行為通通都化解掉了,真的很像是對笨蛋小鬼頭。

「是說…為什麼你們會知道我在那條巷子裡?」齋藤想著很久,但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時間問。
「因為聽到一名男子大叫。」沖田垂下眼,「“啊─”的一聲,跑過去後就發現你正在跟那個變態對打,於是就在那時佈了包圍網。」

「這樣啊…」總司的想法很對,要是沒有佈下包圍網,一定會被歹徒脫逃的。
「但其實當時…」總司貼近齋藤的耳朵輕輕的說,「我差點就衝過去了呢~!」還偷偷在齋藤耳邊吹了口氣。

「…!」齋藤發癢的摀住耳朵,臉頰開始發燙,回過頭怒視著沖田,眼神似乎在說“不要在我耳邊吹氣!」
「哼哼…」得到這種回應似乎是沖田所要的,他滿意的輕笑了幾聲,「話說回來,那個變態抱了你吧?他抱了哪裡?」沖田立刻換了表情,不滿的說。

「沒什麼,只是摀著我的嘴,把我帶到暗巷,當時我咬了他的手指一口,就是那時候你聽到的慘叫聲吧,然後他舔我的耳背…」
「舔耳背?!」總司驚訝的喊。
「…幹嘛這麼大聲?」會吵到其他人…
「是舔耳背耶!」總司再喊。

「………怎麼了?你小聲點。」
「…你到底是少一根筋還是……」

「……又不是故意讓他舔。」原來他會介意這種事情。
「我知道!只是……啊~~可惡!」本來我該是第一個舔的人!

「剛剛我有仔細洗過,放心吧。」齋藤摸了摸耳朵。
「…不是髒不髒的問題!」沖田像是在忍耐什麼似的,輕柔的將齋藤摟進自己懷裡,和回來的路上一樣、搓著他的肩膀,「是我不好,不該讓別人有機會碰你。」
「那種狀況下無法避免吧…」原來他是介意別人碰我。
「不管怎麼說都是我不好。」沖田晃著腦袋,埋首在齋藤的髮絲間。


「幫你…消毒一下。」說完,沖田維持著環抱的姿勢,歪著頭,輕柔的舔的齋藤的耳背。
「…啊!你…幹什麼…」齋藤脖子一緊,微微的轉過頭。
「身體呢?那時候被他壓在身上吧?…」聲音小到齋藤幾乎快聽不見。
「…放心,沒有…受傷……」處於這種狀態與姿勢,齋藤也無法好好的回答問題了。

「但還是…檢查一下比較保險…」說著說著,沖田便將手敲敲的滑進齋藤的衣服裡,如羽毛般輕輕接觸著齋藤的皮膚,手指滑過胸口,肚子…
「嗯~…」齋藤忍不住發出聲音,他覺得好舒服…


兩個人就這樣什麼話也沒說,直到齋藤的體重全都釋放到總司的身上為止。


「…………小一?」發覺齋藤沒有回應,他伸過頭,才發現齋藤已經睡著了,「……不愧是小一,這種情況下也睡得著。」
沖田也知道這時候的齋藤不能碰,畢竟這時候齋藤才十歲…

他輕輕的將齋藤收入自己懷裡,蓋上同一條被子,看著齋藤的睡臉,總覺得比什麼都幸福。
「…快恢復原狀吧,阿一。」
沖田喃喃的說著這句話,最後跟齋藤一起進入夢鄉。

 

 

 


<待續>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在這裡說明一下,井上指的是井上源三郎喔~~
不記得他是誰的話...請參考動畫第一集,去房間把被綁住的千鶴帶去跟大家開會(?)的人就是他了XD
很挨桑的他在第一季就領便當了....雖然是個很沒存在感的人(喂),但是個好人唷!!!

為了把這一天寫完我爆字數了(掩面哭
因為徽章已經修羅完了,所以也一鼓作氣把這篇生了出來!!
這篇描寫著兩個賭氣的小鬼頭~(在我眼裡總司超小鬼XD
最後總司吃不到讓我也很悔恨....(咬手帕
但如果這時候做了的話感覺也很微妙XD.....齋藤的死腦筋應該會把總司也列為戀童癖變態(噴

希望有寫出沖田與齋藤的感覺~XD
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