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◆◆緩慢鋤草中◆◆
目前坑:
P5/主喜多、東京喰種/月金

最近累積的GAME (ツ)ノシ
勇者鬥惡龍/槍彈V3/伊蘇0
P5三周目/血源詛咒/闇魂祭獻/
NieR二周目待機/FF15/
排隊ㄛ:TOZ

P5主喜多(可逆)
喰種月金(可逆)
英雄學院轟出
P4G主花
光速21蛭瀨一生愛
  • 893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【薄櫻鬼】總一/因為是可愛的你-3

 

 

「阿一、阿一!」難得清閒的午後,沖田慌忙的衝進廚房,叫喚著正在整裡廚房的齋藤。
「…什麼事情這麼著急?」雖然感覺上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,但他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卻在否認著。

「有件很重要、很重要的事情要拜託你!」沖田微喘,曲膝半跪在齋藤面前,認真的表情定定的對著齋藤,「這件事情只能拜託你了!」
「什麼事?」什麼事情是只有我才能做?齋藤忽然覺得這事情好像非同小可。

「代替我,去和孩子們玩吧!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覺得事情非同小可的我一定是個笨蛋,「不要。」語畢後繼續刷著鍋子。

「咦──!阿一好無情!」沖田稍受打擊,但還是黏著齋藤不放,「不行、阿一我只能拜託你了!你一定要答應!」
「…這種事情,找平助或新八吧。」
「不行不行、平助他不喜歡跟孩子們玩,新八跟左之去喝酒了!」沖田皺眉抱怨著,「山崎也去工作了,所以不在…仔細想想這屯所裡也只有我跟那群孩子們玩啊~」


「下次再玩不就得了…」
「不行!前天我已經跟孩子們約好了!但……」沖田忽然沉下臉,挖苦著說道,「不知道是誰讓我得加班…所以必須食言了啊…」
「但這還不是你自己害的嗎………」
「無論如何、阿一你就替我跟孩子們一起玩吧,我都因為你而加班了!」

「那是你自己的問題。」齋藤面不改色的說。
「…………既然阿一你都這麼說…了………」沖田緩緩的起身,垂頭喪氣的轉過頭「就讓孩子們說我是食言的人好了…然後再也不跟我玩…在孩子們面前永遠抬不起頭來……永遠也無法成為真正的武士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有這麼誇張嗎,不就是一次沒有一起玩…但……若因為食言而無法武士的話,這樣的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很嚴重。
果然…成為一個有信用的人也是身為武士很重要的一環!
雖然沖田成不成為武士是他自己造的業障,但如果這點小忙也不幫,是不是也難以稱為真正的武士呢……

 

 

 

 

* * * * * 


「對不起!因為要代班的關係,所以今天無法跟大家一起玩!」沖田蹲在小朋友群中,合掌皺著眉跟小朋友們道歉,「另外,這邊這個小朋友是阿一,可以讓他跟大家一起玩嗎~?」沖田一邊說,一邊將躲在自己身後的齋藤拉到前面。

「哎~~總司你不跟我們玩嗎~」
「上次明明說好了!」
「總司~丟下工作一起玩啦~~」
「我媽媽也常叫我打掃完再出去玩,但我也沒掃啊!」
沖田還來不及將齋藤介紹完,小朋友們便左一句總司,右一句總司,此時齋藤心裡好複雜。

「哎呀呀…怎麼可以把工作丟下呢!現在去工作,下次就有更多時間可以跟你們玩了喔!」沖田傷腦筋的拍拍一位孩子的頭,並繼續介紹齋藤,「因為我沒辦法陪大家玩,所以…大家可以和阿一一起玩嗎?他是暫住在屯所裡的孩子,大家可以和他好好相處嗎?」

「好啊!」
「總司你下次一定要跟我們玩喔!」
「阿一,一起玩皮球吧!」
「總司你真的不丟下工作喔~」
孩子們的聲音此起彼落,問題越來越多,最後孩子們才揮手和總司道別。


「阿一?」沖田正打算轉身離開,才發現齋藤的小手還拉著自己的羽織。
「…………」阿一的表情顯的很複雜,因為自己不擅長言語,小時後也不常跟小朋友玩在一起,現在面臨的場面對他來說頗具挑戰性,「………我什麼…都不會玩…」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的齋藤忽然覺得莫名羞愧。

「放心吧,」沖田摸著齋藤的頭,「孩子們的遊戲很簡單,一點也不難的~」
「……………」顯然還是很不安,為什麼?不過就是玩……
「阿一,」沖田握著齋藤的雙手,「無論如何都不能擺出大人的架子哦,只要笑著跟大家一起玩就可以了,知道嗎?」
「……嗯。」說起來真簡單,還是自己想得太難了?
「還有這些,」沖田塞了一袋東西給齋藤,先收起來,等大家都累了再拿出來跟大家一起吃哦~」
「…嗯。」齋藤乖乖的收下那一袋東西,也好奇裡面裝的是什麼。

「那麼、大家要好好玩喔~我會盡快回來的!」總司站起身笑道,並將齋藤推向孩子們身邊。

「阿一,來吧!我們去玩跳格子!」一個女孩子抓起齋藤的手,往其他孩子身邊跑去。
「跳格子……」被抓走的齋藤不安的回頭,但沖田已經不在那裡了,「跳格子…該怎麼玩…?」

 

 


* * * 

總司邁著步子,帶著第一隊的隊士們在街上巡視著。

現在遊戲進行到哪了呢?如果是玩跳格子現在應該也結束了…接下來會是皮球還是沙包呢?阿一會很傷腦筋嗎…只是一般的皮球應該還不足以傷腦筋吧…

「噢!…」總司驚覺撞到了東西,抬起頭後是撞到走在自己前方婦人,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你還好嗎?」
「啊…不要緊…」婦人發現撞到自己的是新選組的沖田總司,原本不滿的表情馬上收起,並默默退到一旁去。

「沖田,你怎麼心不在焉的?」跟隨在自己身邊的隊士走到身邊來關切,第一次看到沖田走路不看路、還撞到路人,這實在是很罕見。
「啊…不好意思,我有點恍神…」沖田抓抓頭。搞什麼…自己一路上都在擔心、想著阿一事情,現在可是在工作啊…

「身體不舒服的話,要不要先回去休息?我們會繼續好好巡邏的!」
「不用了~沒問題的,繼續巡邏吧!」沖田苦笑著說,並繼續巡邏的工作。真是的,居然還要別人來關心自己。

「呀───!」一旁傳來了尖叫聲。
「哎呀哎呀…這次又是哪個傢伙,在新選組的地盤上做亂啊?」沖田瞇起眼,視線往聲音的來源望去。

看來要提早回去…必須得把工作做好才行。
阿一,乖乖等我喔。

 

 


* * * 

玩完跳格子、沙包及跳繩後,齋藤跟孩子們精疲力竭的坐在庭院中,玩著彈彈珠。

「阿一、快、把那顆紅色的彈珠彈出圈外就贏了!」一個女孩子坐在齋藤旁邊指導著他,這是所有遊戲中,齋藤唯一覺得有趣的項目。

「喂喂、美奈!你不可以一直幫阿一啦!」一名小男生對著指導齋藤的女孩大聲說道。
「田島!阿一是第一次玩!別這麼兇!」名叫美奈的小女孩反駁。
「但這樣不公平~阿一都快贏了~」另一個小男生-堂本,他噘著嘴。
「不然這場不算,我們等一下再玩一局~」另一位名叫有希子的女孩這麼說。

「那個…」齋藤看孩子們好像快吵起來了,於是將沖田臨走前塞給自己的袋子打開,「大家…一起吃吧,糖果…」袋裡是滿滿的金平糖。
「啊、是金平糖!」田島看到糖果便大喊。

「大家、大家一起吃吧。」齋藤兩手各抓著糖,分給大家。
「謝謝阿一!」
「謝啦!」
「好好吃~謝謝你,阿一!」
孩子們一邊吃著糖果一邊笑鬧著,剛才不愉快的氣氛全都煙消雲散了。


「留一個給總司吧!」有希子說。
「不要留給總司,誰叫他上次贏走我很多顆彈珠!」田島說。
「不留給總司他會把你的彈珠都贏走喔~」堂本一邊吃著糖一邊說。

「總司他…這麼喜歡金平糖?」雖說之前從他本人那裡聽說過了,但沒想到居然是真的,甚至超乎他所想像的喜歡。
「他之前為了跟田島掙最後一顆金平糖,就跟田島比丟沙包,結果贏了!」堂本指著田島說。

「哎…」真是幼稚的傢伙。

「總司也曾經為了幫我把金平糖搶回來,就跟隔壁的大哥哥吵架喔!」美奈握著雙拳,提高音量說著。
「這、這樣啊…」金平糖到底是什麼來歷,可以讓這麼多孩子、甚至身為大人的總司瘋成這樣?


……不,並不是因為金平糖,而是因為總司一直保有赤子之心,面對孩子們可以這麼平然相待,讓孩子們跟他就像一般朋友一樣,而不是像“大人”…大概也是因為這樣,所以才會對這個再平凡不過的金平糖有那麼強烈的感覺…吧?這麼想似乎有點奇怪…但大概是這樣吧…

「那個…阿一,」美奈趁著大家在一旁玩的時候,拉了拉齋藤的袖口,「這個,給你。」他張開緊握著的手,手心上是顆金平糖。
「哎…?但是…你很喜歡不是嗎?」而且我這裡也很多個了啊。

「因為…」美奈眼神飄往另一邊,低下頭、有點害羞,「因為我喜歡阿一,所以分給你。」
「……」真難得,居然會被人喜歡…不過這是因為現在的自己並不是“新選組的齋藤一”,而是“普通的阿一”,不過是個小孩子,所以才會被…喜歡吧。


美奈真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啊。

「我也喜歡美奈哦,所以,金平糖還是你吃吧。」齋藤望著美奈的臉,微笑著說,「美奈喜歡的東西,我希望就留給美奈就好了。」
「……!」美奈聽到齋藤的這番話,猛抬頭剛好對到齋藤的視線,「嗯!我最喜歡阿一了!」說著說著,便拉起齋藤的手,「走吧,回到大家身邊去玩!」
「啊。」齋藤的手被美奈牽著,朝其他孩子那裡過去。

好輕鬆,當小孩子好輕鬆,不用去關切政治,不用擔心街上的治安,不用去想明天巡邏要早起或是煮飯,只要像現在這樣輕鬆的和其他同年紀的孩子相處就可以了。
好和平…小孩子的世界原來這麼和平。

那麼…為了守護現在的和平、守護些孩子,身體恢復後,得更加…更加…更加努力才行。

 

 

「好像已經很晚了呢…」有希子拿著皮球,抬起頭看著西邊的艷紅的天空,「總司還沒回來呢…」

「阿一──!」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…
「啊…」齋藤聽聞叫喚聲於是回頭,是總司。

「總司、這是給你金平糖!」有希子開心得從袖口內拿出用手帕包著的金平糖,「這是留給你的~」
「喔!謝謝、有希子!沒有忘記替我保留呢!」總司開朗的笑著,摸著有希子的頭。
「我最喜歡總司了!所以才不會忘記!」
「嗯嗯!我也最──喜歡有希子了!」

「大笨蛋、快走啦!不然你又要被你媽媽罵了!」田島扯著有希子的辮子兇著說。
「呀啊!笨蛋!不要拉我的頭髮!」有希子回過頭追打著田島。
「那麼我們走囉~改天再來玩~~」堂本有禮貌的鞠躬行禮。
「那我也走了。」美奈放開齋藤的手,「我們下次再一起玩吧!」
「啊…嗯。」下次…嗎……

在一片喧鬧聲下,孩子們漸漸消失在視線中,最後也聽不見孩子們的聲音了。


「我好像白擔心了。」沖田蹲坐在屋簷下,喃喃的說。
「哎?」

「我暗自想著你沒把糖果拿出來,然後現在可能陷入一片窘境。」
「不過是糖果…」

「不,孩子們很天真,只是你分享幾顆糖果,他們便會覺得你是個好人,這麼一來便很容易就進入他們的小圈圈了。」總司打開手帕,將一顆糖塞進嘴裡,「但看來我都白操心了。」
「謝謝你的糖果,」齋藤閉起眼,「不然他們會吵架。」

「放心吧,小孩子吵架不會超過一天,」總司舔了舔嘴角,又吞了下第二顆糖,「不過,金平糖很棒吧!」
「我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喜歡。」
「嗯?我沒跟你說過?」
「我知道你喜歡金平糖,但不知道喜歡到這種程度…」


「哼~~小一你在吃金平糖的醋嗎~」沖田一邊說一邊拿起一顆金平糖,在嘴邊舔啄著。
「…………神經。」誰會無聊吃糖果的醋,這個自戀鬼。

「姆~但剛剛…我有吃美奈的醋唷。」沖田垂下眼,將糖果塞進嘴裡,「你們已經要好到…牽著手玩遊戲了呢,而且跟孩子們玩還笑得這麼開心。」跟我在一起時明明就不太笑的。
「原來你早就回來了…因為她說喜歡我,所以才牽我的手。」而且不就是你叫我跟他們笑著一起玩的嗎…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阿一你…真有女孩緣啊!」沖田雖然笑著說,但口氣上卻有違和感。
「……只不過是牽手而已,而且我也喜歡田島他,也喜歡你啊。」齋藤平然的說著。

沖田被這段突如其來、像告白的話給電了一下。但仔細想想…齋藤說的喜歡應該只是一般朋友的喜歡,而不是更深的那種愛意,顯然他可能不懂小美奈的心意吧,忽然覺得小美奈有點可憐,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。
『小美奈,就算對手是身為小女孩的妳,我也是不會把阿一讓給你的!』……沖田這麼獨白著。


「那…我也可以牽你的手嗎?」照這種說法,阿一應該沒理由拒絕自己才對,忍不住想戲弄他一下。
「…為什麼?」齋藤的心臟忽然猛烈的跳了一下。
「你也喜歡我不是嗎──像喜歡美奈他們那樣,那應該也可以和我牽手吧~」沖田面向齋藤,對齋藤伸出左手。
「這麼說也是。」說完,齋藤不加思索的將自己的右手覆上總司的左手。

兩個輕握著彼此的手。
剛開始沒什麼感覺,但齋藤漸漸覺得害臊了起來…
因為是兩個男生握手的關係嗎?不知道…手心傳來很溫暖的溫度,因為現在自己變小,所以總司的手比自己大上許多,一定是這個原因…所以手才會這麼熱。

「吶…阿一,」正當齋藤開始覺得不對勁,想鬆手時,沖田忽然開口,「我可以…這樣握嗎?」沖田移動著手指,兩人的手指穿過了對方的指縫,呈現了十指交扣的狀態。
「這樣……很奇怪。」想掙脫總司的手,但手指卻熱得動彈不得,一定也是因為…總司的手比較大的原故。

「果然不一樣吧?」沖田笑著說,「那種程度的喜歡,和對我這種程度的喜歡,是不同的喔。」沖田說著這番話,帶著勝利般的優越感。
「…你自己,還不是很喜歡有希子。」齋藤撇開臉,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說這句話,大概是因為看沖田優越的表情,所以很不爽。

「哎~~我最喜歡的人只有阿一你一個哦,小鬼頭們的喜歡是比不上的。」阿一似乎還是不明白呢…還是說……「阿一你,在吃有希子的醋嗎?」沖田瞇起眼,嘴角彎出一道漂亮的弧度。
「什…!」齋藤張大著雙眼,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解讀?被握緊的手反射性的想鬆脫,但因為被抓緊了所以掙脫不了,「放開!…」


「齋藤的臉…很紅呢。」邪惡的沖田面不改色的握著齋藤的手,另一手摸著齋藤的臉。
「才不是,是因為夕陽看起來才很紅。」齋藤反駁,但他的確是感受到自己的臉頰在發燙。

「…吃過金平糖了嗎?」
「…還沒。」
「來,」沖田又取出一顆糖,「我餵你吃。」
「不用,我自己……唔…」來不及拒絕,沖田便將臉湊上,貼上彼此的唇上。

沖田一下子便撬開了齋藤的嘴,進入了他的口中。
「唔~…嗯…」齋藤推著沖田的身體,但最後還是被沖田攬進懷裡,拉扯著彼此的衣服,碰觸著彼此的舌尖,每一次都像是快融化般,讓齋藤呼吸困難。
金平糖在兩人舌尖上傳遞,但齋藤完全感受不到糖果的味道,比起金平糖,更貪戀的是沖田的吻。

「……哈啊…」最終吻還是告一段落,齋藤的臉被沖田的雙手捧著,微皺著眉頭不斷喘著氣。
「阿一…」不願就此放開齋藤,他的手撫摸著齋藤的後頸和發燙的臉龐,輕啄著那柔軟皮膚,額頭,鼻尖,耳根…

 

「喂──!總司,聽隊士們說你回來了喔!你在哪──?」遠方傳來一個響亮的聲音。
「!」兩人聽見後瞬間恢復理智、推開彼此。沖田假裝收拾糖果,齋藤則是因為被推得太用力,結果橫躺在地板上。

「喂───吃飯了…哎?齋藤也在啊!你在這邊幹嘛不發聲?齋藤你幹嘛躺在地板上啊?」一個轉角過來看見兩人的,是平助,他歪著頭看著躺在地上的齋藤。
「我們…我們剛剛在玩摔角啦!」總司慌張的亮出金平糖說道,「這是從阿一那邊贏來的喔。」

「總司你也太誇張了吧,你為免也太喜歡金平糖了!」平助垂下眼,「為了那個連小齋藤都不放過啊?」
「當然!我最喜歡金平糖了!」
「……………」混帳總司…居然推這麼大力…

「那阿一我們先走囉!」沖田拉著平助說,「飯廳見!」
「哎、哎?不等阿一嗎?」平助被沖田拉著離開。
「是說你幹嘛忽然冒出來啊,混蛋!」
「啊!幹嘛打我啊!我只是叫你吃飯啊!……喂!不要打我了啦!哎!」

挑錯時間的平助挨了沖田好幾拳。
齋藤則等到兩人聲音遠去後才緩緩的起身。


「…嗯……」剛站起身沒多久,齋藤又馬上蹲下身子。
好痛…被總司觸碰過的地方,帶著灼燒的刺痛感在隱約發疼…腦袋也冷靜不下來
不過…………現在這副身體是不行…

笨蛋總司……我才沒有吃有希子的醋!
……………不,可能…有一點吧…
我吃10歲小女生的醋嗎…真是不想承認…
可惡…

「哈──…」腦袋一片混亂…都是總司害的…等到身體不疼了再去吃晚飯吧。
總司…總司……
如果現在不是小孩子就好了。

如果能夠馬上恢復就好了……………

 

 


- - - - - - - - - - - 

是說,寫這篇的時候呢.....
「姆~但剛剛…我有吃美奈的醋唷。」
「原來你早就回來了…因為她說喜歡我,所以才牽我的手。」
寫到以上這兩段的時候,我的Word就當機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(爆笑
U子說這大概就是總司的醋勁大暴發吧(笑死
我也這麼覺得。(哎?!

想了很多童玩要給阿一玩,例如ㄤ阿飄(?)等等,但仔細想想,不知道那時候有沒有ㄤ阿飄所以不敢亂採用XD||||
嘛,總之這篇也是私心,希望兩位情人節幸福呼呼呼呼WWWW
雖然沒讓他們滾床單....但有啾在一起我想就夠了!!(總司:一點也不夠!!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