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◆◆緩慢鋤草中◆◆
目前坑:
P5/主喜多、東京喰種/月金

最近累積的GAME (ツ)ノシ
勇者鬥惡龍/槍彈V3/伊蘇0
P5三周目/血源詛咒/闇魂祭獻/
NieR二周目待機/FF15/
排隊ㄛ:TOZ

P5主喜多(可逆)
喰種月金(可逆)
英雄學院轟出
P4G主花
光速21蛭瀨一生愛
  • 892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【薄櫻鬼】沖齋/因為是可愛的你-4

 

 


風和日麗,雖然天氣有點熱,但和無風的前幾天比起來,徐徐的風已經夠讓人感謝老天了。
一大清早,齋藤便擺脫黏自己睡覺的總司,前去道館練習,拿起和自己身形等長的木刀,齋藤一刀接著一刀揮舞著。

『這令人不適應、嬌小、又軟弱的身體,今天…今天就可以和它告別了!總司也無法再以這點來戲弄我了…!』齋藤一邊這麼想,一邊舞著沉重的木刀,滿頭大汗的他一想到這,不禁嘴角上揚。
大致上練習完後,他將木刀收回,洗了臉、換了件衣服,前往食堂準備享受一天中最重要的早餐。

 

「…咳、咳!」齋藤剛吞入口的青菜,因咳嗽又吐了出來,「…好辣。」齋藤皺緊著眉頭,喝了口碗邊的茶。
「哎──但是有這麼嚴重嗎?」新八再吞了口青菜,「雖然是有點辣…但好像不至於…」
「其實…我也覺得有點太辣了。」左之助也喝了口茶。
「嘛,因為阿一還小,需要攝取營養,我是這麼想的。」總司繼續吃著飯,理所當然的說。

「………」總司這傢伙……齋藤抱著一絲的不甘,喝著茶想退去舌頭與喉嚨內刺熱的不適感。
「呢…我可以吐槽嗎,小孩子好像不太需要“辣”這份營養耶?」左之助好笑著說。
「不,趁現在阿一還小,讓他適應一下辣的感覺,等長大之後就不會怕辣了!」總司說的一副很有經驗似的。

「不需要,而且我也快要不是小孩子了。」齋藤將裝著青菜的碟子端起並起身,「我去沖一沖水。」
「又要沖水啊……」總司一邊吃飯一邊表示無奈。
「如果不給過多的營養就不需要沖水了。」強調著營養兩個字,齋藤說完便離開了飯廳。


「我說總司,你幹嘛一直欺負齋藤啊?」新八嚼著醃黃瓜,筷子指著總司。
「欺負?才沒有呢~」說完,總司喝了口湯,「我做菜常常這樣不是嗎。」
「不不,我是指你的回話方式。」
「嗯…這個嘛…因為我想看小一鬧脾氣的樣子~」

「啊?」左之助和新八同時喊了出聲。
「哼~小孩子就該有小孩子的樣子,不是嗎?例如、吵著“這個好難吃!”、“總司!我想吃好吃的東西!”之類~?」總司放下碗筷,揣摩著任性小孩的說話方式。

「…我覺得打死齋藤他都不會這麼說。」左之助繼續默默的吃著飯。
「我想你要等來生。」新八也繼續吃著飯。
「幹嘛,這是理所當然得不是嗎…」因為找不到和自己共同想法的人,總司無聊的繼續喝湯。


想看到也是理所當然的吧?
至今看過多少阿一的表情呢?無表情、認真、生氣、無奈、微笑、嘲笑、驚訝、臉虹…等等,雖然看過的表情也稱不上少,但總是想要看看是不是還有更不一樣的阿一,大笑、任性、哭鬧、痛苦…想看到,想看到更多不同的阿一。

什麼時候會露出怎麼樣的表情,怎麼樣的表情會讓阿一有什麼反應,這些自己都想知道。


吃完早飯後,齋藤便離開了飯廳。總司則去巡邏。

接近中午,總司巡邏完畢後便回到屯所,房間、道館、廚房…到處都找不到齋藤的影子。
問過了近藤後才知道齋藤在土方的房裡。

齋藤對身為副長的土方言聽計從,齋藤對土方抱著尊從的心態,這點總司並不是不了解,只是總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甘心。不,也許不只一點點。


總司屏息接近土方的門口,門的另一邊傳來土方與齋藤的聲音。總司坐在不遠處的聽著他們對話內容,不外乎還是工作和隊上的事情,從應對方面感覺起來,似乎是因為變成小孩子沒有出勤,所以齋藤主動想了解最近這兩天發生的事情。

因為對話實在太過無聊,總司忍不住打起了呵欠。


「總司?你在門外幹麻?」
總司抬頭一看,俯視著快睡著的自己的人是土方,齋藤則跟在土方身後。
「沒事,我在等阿一。」伸了伸懶腰後,總司便從地上爬起。
「…找齋藤的話可以敲門啊。」土方失笑。
「顯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吧。」齋藤淡淡的說,並穿越土方及總司。

「阿一,你去哪?」總司轉過頭問。
「吃午飯。」齋藤頭也不回。
「唉呀,總司你被拋棄了呢。」土方開玩笑著說。
「還不都是土方先生你…」總司斜眼看向土方。

算了,吃飽飯後,再來找阿一吧。

 

但很不巧的,齋藤午餐也是迅速得吃完,然後消失的不見蹤影,後來發現他在土方的房間內。
他在紙門上戳了一個小洞,窺視裡頭的動向。發現土方並不在房裡,裡面只有齋藤一個人。齋藤正坐在土方的辦公桌前,顯然是在代勞文書部分的隊務。

總司雖然想去做亂,但看齋藤的側臉顯得十分認真,忽然良心發現、不好意思去打擾,於是決定在外面等待。
他看著天空,看著雲朵在天空上飄著,庭院內池塘的水流聲,蟬叫聲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

「……」齋藤輕輕的推開拉門,歪著頭看著總司的睡臉,忽然有種“真不像他的作風”的想法跑出。本來以為總司會進房來打擾自己,所以才故意無視他偷看的行為…沒想到居然睡著了…
莫名的有點失望,有點生氣。這樣的自己還真是莫名其妙…

不,“失望”一定是“鬆一口氣”的錯覺,因為不會再被總司捉弄,一定是這樣。

一陣自我解釋後,齋藤回房將處裡完的文件整理好,然後以最輕的腳步離開現場,留下總司一個人靠著牆睡午覺。

 

* * * 


「…總司,你怎麼又睡在這啦?」
「……啊?」遠方傳來聲音,模糊的視線漸漸清晰,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土方。

居然不小心睡著了……哎?等等…
忽然想到什麼事情,總司猛一回頭將房門拉開!

「哎?!阿一呢?!」總司大喊。
「嘿…你又在等齋藤啊?」土方進入房間,將整齊的資料文書拿起,粗略翻了一下並稱讚,「嗯嗯,不愧是齋藤,這些都處理得很好…」

「阿一呢?」
「我怎麼知道啊!倒是你,一個小孩子跑出去居然沒有發現?」土方調侃道,「你啊,知道今天齋藤跟我說什麼嗎?」
「不就是了解工作的事情嗎~」總司橫躺在走廊上,一副無聊的樣子。
「他要我等他恢復後,將你這幾天替他巡邏的班、拿接下來你這幾天巡邏的時間換回來。簡單來說,就是變成換班而已啦。」


「啊?」總司驚訝的回頭。
「當然我也跟他說這是你罪有應得,是我下令這麼做的,但他堅持要這麼做。」
「真是…他就這麼不想欠我人情啊…」總司嘆了口氣。

「他說,」土方吸了口氣,「『因為總司這兩天入睡速度非常的快,大概是太舒服了還開始打呼,這樣下去我絕對受不了。用餐的份量也比之前多,烹調的味道也越來越重,兩大碗白飯吃不夠實在是太誇張了!我想是因為替我代班的關係所以導致他這麼累…等我恢復後請讓他好好休息,請以換班的方式來取代他這幾天的辛苦。』…他是這麼說的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「剛剛我有看到他在後側門附近……總司?」回過頭,總司已經不在自己的視線內了。「真是…」土方苦笑著翻閱齋藤整理的資料,默默關上房門。

 

* * * 


從“睡午覺總司”那裡離開後,齋藤想著自己接下來要幹嘛。
本來以為總司可能只是裝睡,馬上就會出現在自己後面了,但過了許久連個影子都沒看到,顯然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一定是因為跟在總司身邊久了,所以自己也不覺得開始有點自戀了……沒錯!一定是這樣!
若是這樣自己也太沒用了,居然這麼容易受到總司的影響…
夠了,該停止了,別再滿腦想著總司的事情了。

齋藤走到井邊,挑起一點水洗洗臉,讓腦袋冷靜一點。


「唷,齋藤!」
「左之。」※註:因為大家都叫左之助為さの比較多,於是就這麼定了!沒有私心XD!(哎你
「怎麼?剛練完劍嗎?」左之助也打了桶水。
「不…剛剛才幫副長完成一些事務而已。」齋藤看著將水往臉上潑的左之助,忽然說,「可以讓我握你的手嗎?」

「!」左之助一時間以為自己聽錯了,差點把水桶撞下井裡,「等等…齋藤,我應該沒聽錯什麼吧?」他將水桶提放到地板上,「你要握我的手?」
「…不行嗎?」齋藤稍微被左之助的動作嚇到,但馬上又恢復了原來的表情。

「呢…也不是不行啦,只是你的手寫著“沖田總司”的名字,我不太敢握下去。」左之助苦笑道。
「……在哪裡?」齋藤看著自己的雙手,認真尋找著那裡有著“沖田總司”的字樣,甚至認真的覺得該不會又是總司對他惡作劇。


「哎─…我指的不是真的寫在手上的意思……」左之助覺得齋藤的反應很好笑,「嗯…也許已經寫進骨頭裡囉。」
「怎麼可能寫到骨頭裡!」齋藤認真的回答。

「所以我說,齋藤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啊。」
「不要跟我開玩笑,快把你的手伸出來!」齋藤露出一副“受不了你!”的表情。

「好好好~」左之無奈的握上齋藤的小手,「態度還真是強硬啊,怎樣?可以了嗎?」
「再等一下…」齋藤握緊想鬆手的左之助的手。
搞不清楚齋藤心裡在想什麼,於是左之助就這樣靜靜的讓他握著自己的手。


「齋藤你…」左之助蹲下身子看著齋藤,「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?!」
「你…!」齋藤驚訝的說不出話來,會這麼想實在是太離譜了!齋藤惱羞的甩開左之助的手。

「唉呀~我開玩笑的嘛!」左之助一邊笑著說,一邊摸著齋藤的頭,儘管齋藤閃避著,「你幹嘛忽然說要握手啊?在別人眼裡看起來會怪噁心的喔。」
「………因為覺得很奇怪。」齋藤皺了下眉頭,「跟你握手的時候雖然也是覺得有點怪怪的,但因為你是夥伴。可是既然是夥伴,又不像跟………跟他握一樣、讓人煩躁…」

「誰?」左之助收起笑容,挑了眉,「總司?」
「……………嗯。」聽到這個名字,心裡又糾結了起來,「為什麼?左之助,你穿梭在花街內
牽女人的手是什麼感覺?」齋藤問。

「……我握花街女人的手從來不會有心動的感覺喔,因為都只是逢場作戲。」左之助繼續維持著蹲坐的姿勢與齋藤對話,「因為不是打從心裡喜歡,所以即使接觸到她們手,也只是覺得“啊,是女人的手”而已。就跟你握我的手一樣,只是覺得“這是左之的手”。還有,你所謂的煩躁應該是心動吧~」
「喔…」這部分齋藤是懂了,於是應了一聲。只是自己幹嘛心動啊…


「但如果對方是自己打從心裡喜歡的人,不說握手,光聽到對方的名字、聲音、表情…就足以影響你的心了。」
「………這種事怎麼可能…」
「你不就被總司影響了嗎?牽著他的手會煩躁,十指緊扣的話應該會更明顯發現吧?哈哈。」
「……………如果十指緊扣還會煩躁…那就是…喜歡…他嗎…?」齋藤別過臉,吞吞吐吐的組織想要表達的話。

「當然不只煩躁啦,應該會有點甜甜的感覺吧~還會覺得開心、害臊…隨著掌心傳來的溫度,會有安全感~之類~」左之助一邊說一邊看著某處,像是想到某個人,說完後恢復笑臉,「───大概是這樣吧!也許跟總司十指交扣的牽手後,齋藤你會更清楚吧,但總覺得你不太會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就是了…嗯?」

左之助覺得奇怪,怎麼一陣安靜。本來以為是齋藤正在苦惱剛剛自己所說的那番話,但出奇不意的是,齋藤低著頭,握緊著雙拳,紫髮間的左耳在微微發紅。
該不會………


「…那個…齋藤?」左之助攤開手掌在齋藤眼前揮了幾下,「我以為你們該做的都做了耶,你們該不會才牽手外加才剛十指交流過而已…吧?」
「…………昨天才…」齋藤又一次覺得說出口真是困難。

「…才?」
「…十指交扣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我的老天,沒想到總司的進度居然這麼慢?!連接吻都沒有嗎?!左之助面露不安的想著。
「那是……第一次…和同樣身為男人的總司……有這樣的接觸…」齋藤自我覺得這是一點很害羞的事情。

「呢…………齋藤,我想這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啦,只是這份心情,請讓總司知道好嗎。」在一旁看的我都覺得辛苦了。左之助再度牽起齋藤的手,「像這樣~一直握著總司的手,不是很好嗎…?」
「……嗯…」齋藤輕輕的點點頭。


似乎有點了解了,那種煩躁感的原因。
感覺今天都沒看到總司,除了用餐時間和在走廊上的短暫碰面。
想現在見到總司,想和他說話。

見他做什麼?和他說什麼?
不知道。
但是,想待在他身邊,雖然會被毒舌挖苦。想待在他身邊,雖然他總是過動的像小孩子。


喜歡…嗎,真是奇妙的感情。

 

 


<續>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

嘛~沒意外的話下一回就是最後了~已經想好~所以應該不會再爆數字了~(炸
每當想到受君或攻君其中有一方要覺醒自己的心意時就會很困擾。
不知道是該讓覺醒的那一人怎麼覺醒(?)(例如有人提點(?)或是自己升級(噴

另外我的想法也跟左之一樣.....為什麼我家總司沒有霸王硬上弓?!?!??!?(哎你
雞哭修啊別家(誰?)的總司都是一下就吃掉阿一....我家的卻....XD||||
只能說我改不了自己的變態禁慾風格吧哼哼哼(碰友們:你21寫很多H吧?

希望大家可以原諒我把總司寫的這麼親切(?),把阿一寫的這麼天真爛漫~(ㄎㄅ

啊?左之邊講邊想到的人是誰??哼哼哼......(?????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