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◆◆緩慢鋤草中◆◆
目前坑:
P5/主喜多、東京喰種/月金

最近累積的GAME (ツ)ノシ
勇者鬥惡龍/槍彈V3/伊蘇0
P5三周目/血源詛咒/闇魂祭獻/
NieR二周目待機/FF15/
排隊ㄛ:TOZ

P5主喜多(可逆)
喰種月金(可逆)
英雄學院轟出
P4G主花
光速21蛭瀨一生愛
  • 892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6

    追蹤人氣

【Unlight】無題 (羅索+薩爾卡多中心)

  

一頭茶色頭髮的少年,身著酷似執事的紫色套裝,他正在洗牌。

洗牌聲充斥在一間名為“暗房”的小房間,一個小圓桌,茶色頭髮的少年站在桌前洗牌,面對著茶色少年的是一位少女,他坐在可靠背的木製椅上,兩手撐在桌面上,扶著雙頰,目不轉睛的看著被洗的牌組。

少女身後站著一位白髮的少年,少年的肩上兜著藍紫色的披肩,披肩下露出紅色的十字圖騰,頸子少圈著白色領巾,腰際上配著一把紅柄的長劍,暗房的燈光並非昏暗,但少年的雙頰卻毫無血色。他什麼也沒做,只是靜靜的站在少女側後方,看著茶色髮頭的少年洗牌。

「古魯瓦爾多,你不坐嗎?」茶色髮頭的少年沒有停下洗牌的動作,眼神飄向白髮的少年。
「沒關係,」名為古魯瓦爾多的白髮少年才開口。
「他怕會睡著。」坐在椅上的少女搶答,但目光依舊停在牌組上,「因為最近戰鬥的關係,太累了。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古魯瓦爾多沉默。


「布勞,」少女將目光移向名為布勞的茶色頭髮少年的琥珀色眼珠,「牌組,到底洗好了沒?」不耐煩的問。
「那麼…大小姐,請抽張牌吧。」布勞停止洗牌動作,將牌組俐落的在桌面上化成一個圓弧形,淡淡地說道。

一下子,暗房內又安靜了下來,連呼吸聲都聽不見。
「布勞」少女低頭看著每一張牌,「要是抽到銅牆鐵幣,我就要古魯瓦爾多宰了你。」淡淡地說道。
「呵呵…大小姐真愛開玩笑,抽中哪一張牌,皆是大小姐您的命運。」布勞笑咪咪的說,「無論如何,聖女大人所賦予的命運,是絕對的。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少女聽起來不是很滿意,眉頭稍微皺了一下,「那就這張吧。」少女將牌抽出,並快速的翻開。
「這是…」布勞驚訝的稍微張大了眼,「恭喜您,獲得……LV.3羅索」












* * *


「你到底會不會打怪啊─────!!!!!」一陣長囂怒吼響徹了整座森林,頂個一頭紅色短髮,身穿連身外套的男子,原本坐在一旁的大石頭上,氣的從石頭上坐起,腳踩著的高跟鞋不斷的跺著地板,眼神雖然被深色眼鏡遮蔽,但行為與口氣足以顯現出他的憤怒,「混蛋薩爾卡多!!!!!在你打怪的同時我都可以吃光十幾條法國麵包啦!!!!!」紅色的短髮男子氣的指向前方不遠處的淺金髮男子-薩爾卡多吼著。

「羅索,冷靜。」少女捂著耳朵,面不改色的說。
「羅索,看來你根本沒好好教。」坐在少女旁,一形消瘦臉頰的高大男子,握著劍閉目默默的說著。
「放屁!給我閉嘴伯恩哈德!這混蛋我都教他多久了、居然連一個青蛙都打不死!!!可惡啊啊───!!」羅索緊握著的雙拳氣的不斷揮舞著,仰天鬼叫。

「沒辦法…薩爾卡多,換羅索吧!」少女大聲說道。
「慢、慢著!大小姐!再讓我試一下!我的新招式!」淺金色頭髮的少年慌張的回過頭,原本披掛在頭上的斗篷帽滑落到背上,身著七分袖上衣,右手的機械手臂因鋼索纏在敵人身上而無法自由活動。

「不行。」
「大小姐…!呢!」一個不留神,青蛙的毒舌直向薩爾卡多襲去,驚覺自己來不及閃躲,薩爾卡多雙手檔在自己的面前、準備忍受怪物的攻擊。
但接下來並沒有感受到疼痛,而是感覺到一個人檔在自己的面前─────是羅索。
不知道什麼時候,羅索在檔下毒蛙攻擊的瞬間,也將毒蛙飛踢到了遠處。


「退下。」羅索背對著薩爾卡多,右手緩緩舉起,手掌間發出了金黃色的電光,隨著電光能量增加火花也就越強,薩爾卡多無法直視那強烈的能量,只能瞇著眼瞧。

「看仔細了。」羅索左手抓著一個類似補給手槍的玩意兒,簡單說了就像水槍,只是裏頭裝的不是水,而是一個綠色的液體,而槍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針孔。
羅索踩著輕盈的腳步,走向遠處的毒蛙。他抬起左手,針孔對著那白皙的頸子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。綠色的液體快速的流進羅索的體內,施打完畢後便將槍隨處一扔,右手的能量越來越強,他跑了起來,直直奔向遠處的毒蛙。
羅索興奮的笑著,對戰鬥、對敵人、像是個看見玩具小孩。他縱身跳起,高舉右手,使能量更加集中,能量形成了一道金黃色的利刃。不偏不倚的劃過毒蛙的身體,將毒蛙的身體一分為二,毒蛙像在沾板上被羅索輕鬆的料理掉。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薩爾卡多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這場戰鬥,除了“很強”以外,找不到其他詞可以形容了。
「怎麼樣,這才叫做打怪啊。」羅索回頭看向呆坐在地上的薩爾卡多,「如果連這種玩意兒都幹不掉,其他敵人該怎麼辦。」一邊說著一邊走向薩爾卡多與少女的方向,羅索右手的能量光芒逐漸減弱。


「…其他的敵人?」薩爾卡多疑問,「布勞說只要隨侍在大小姐身邊就好,沒說這麼多。」
「跟我來。」羅索無視薩爾卡多的疑問,逕自穿越薩爾卡多坐落的位置,往森林的深處走去,「大小姐就交給你了。」

「薩爾卡多,快跟上吧,」不知何時,伯恩哈德已移動到薩爾卡多的身後,伸出手表示要扶他起來,「免的香菇頭的氣到發狂。」
「伯恩哈德,你也知道敵人是誰嗎?」薩爾卡多抓緊伯恩哈德的手,站了起來。

「知道啊,但也算不知道。」伯恩忽然眼神埋上一層陰影,像是斯烤不知道去了哪裡似的。
「……什麼意思啊?」薩爾卡多深鎖著眉頭追問。

「混蛋鋼索男───!!!!你再不跟上我就把你的右手做成烤肉架來烤青蛙肉!!!!!!」
「唔哇…」
「薩爾卡多,快去吧,順便跟他獵幾隻像樣的獵物,青蛙根本不能吃,至少大小姐是不吃。」
「是是是…」
薩爾卡多活動了下關節,跟著羅索進入了森林深處。
 

羅索與薩爾卡多2人走在森林深處,地面的土壤吸收掉羅索清脆的鞋跟聲響,薩爾卡多也只是撥開擾人視線的葉片繼續前進。












* * *


「哎哎羅索,你每次戰鬥時,打進身體裏的那個到底是什麼啊?」薩爾卡多與羅索剛結束一場戰鬥,薩爾卡多緊跟在羅索身後。
「…你要試試看嗎?」羅索嘴角上揚。

「不…我只是好奇,是像興奮記之類的東西嗎?」
「即使不打那東西,戰鬥本身就會讓我很興奮啊,像是在渴望獲得什麼一樣。」
「那是可望獲得什麼呢?」
「白癡啊!我要是知道就好啦!」

兩人間沉默了一下子,但卻感覺很久。
「如果知道忘了什麼,就不用這麼辛苦的跟著小女孩找尋記憶了。」
「羅索…」
「但我的戰鬥方式,我的血液,他們像在說,我是個戰士,我是個殺戮者。」
「那經過你調教,變得很善戰的我也是吧。」


「笨蛋,這不一樣。你跟我不一樣。」羅索忽然看向遠方,像是在訴說古早的回憶,「我看到那些怪物,忍不住想拼死戰鬥,切割他們的屍塊後,我甚至想解頗研究,我內心有許多想知道的事情,想知道那些怪物更多的事情,」羅所說著說著緊握起了拳頭,「我甚至會想,難道我跟他們是一夥的嗎…?」

「喂!羅索!這不像你!」薩爾卡多用力的揍向羅索的肩膀,「跟怪物戰鬥時,我剛開始會感到非常害怕,要不是妳,我現在根本無法成長。」薩爾低頭,「但與之前戰鬥的某些敵人,卻讓我有很深的感覺,為什麼我的右手是改造的機械手,為什麼…我會想要找尋某個什麼?」


「但現在───想這麼多也沒意義,」羅索躺了下來,面對著天空,他將深色眼鏡架到額頭上,「我們的任務,是隨是在聖子身邊,在聖女的引導下,我們會遇到某些人,到時候我們的記憶也會恢復吧。」
「引導…嗎…」薩爾卡多也跟著躺下,「但這樣根被操控又有什麼不一樣。」

「你是在懷疑聖女幫助我們重返人間的意圖?」羅索笑說,「這種懷疑的態度,我倒是不討厭。」
「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是抱持著一種不信任感。」薩爾卡多嘆了口氣。

「是喔…那你信任我嗎?」羅索轉頭看向薩爾卡多。
「…不信任的話,我我幹嘛跟你說這些呢。」薩爾卡多也看著羅索。
「那你的鋼索,可以借我實驗一下嗎。」
「…………我最討厭你說什麼實驗的話了,最後慘的一定是我。」薩爾卡多坐起身,翻了白眼。話題轉變也太快了吧這傢伙。


「剛剛戰鬥時,我看到遠方似乎有個湖,你的鋼索用來釣魚應該也不錯吧?」羅索忽然興奮得緊抓著薩爾卡多的右手。
「啊~~~~?」薩爾卡多充滿不耐煩。之前他的鋼索被迫做很多種實驗,像是做陷阱,切水果,吊換洗衣褲等等無聊的事情,其實根本不叫實驗,根本就是戲弄。

「相較下,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吧,羅索。」
「幹嘛?」

「假設我們的記憶都恢復了,不管怎樣………」薩爾卡多話說到嘴裏又吞了回去。
「幹~嘛?」羅索探頭拉近與薩爾卡多的距離,「你是想說“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在一起”的話嗎?哈哈!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「哎~~~看薩爾卡多你這樣的表情,是囉?是囉?是囉?」

「對啦!」薩爾卡多惱羞。
「薩爾卡多,我想你生前的國家,性觀念一定很開放!」
「慢著!我不是那個意思!」薩爾卡多覺得他應該要解釋清楚,以免回去跟大小姐亂說話,「我覺得我,你,大小姐跟伯恩哈德,我們三個人就這樣旅行下去也是很好,我是這麼想的。所以,假使我們的記憶都回復了,包括伯恩哈德、我希望大家還是不要改變,我是這樣想的。」

「……好啊,我也希望這樣。」
「是吧。」
「我希望記憶可以恢復,我不想活的不明不白,尤其是在跟一名叫做米利安的男人交手時,我更加這麼覺得。」
「…我懂你的意思。」

「但現在該明白的,應該是我們的晚餐吧,」所站起身,催促著,「薩爾卡多,來去釣魚吧!」
「………………好啦。」薩爾卡多覺得自己好像被呼攏了。


「那你要記得我們的約定喔!」
「喔~~」
「你是在敷衍我嗎。」
「喔~~」
「………」










(完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吧。其實我有一部分私心是要讓薩爾告白(乾

嗯,總之羅索跟薩爾在我心目中還不是對CP...
大概也是因為我還不知道他們到底誰該攻誰該受吧XD
但不管怎樣,我會持續疼愛這兩個寶貝。
上一場CWT買到了羅索的吊飾,我整個感動不已。

這篇文說實在很粗糙啦(躺
其實本來還有第4個章節,但因為我還不是非常確認他們的關係,所以我俗辣不管亂寫。
再者就是自己寫了很心疼Q_Q
最後者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寫(炸

嗯嗯以上先醬吧。
我不沉迷UL,我只是沉迷羅索
下次在場內看到上述牌組,可能就是我唷(煩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